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包青天刑侦档案 第一案 风铃祭典

作者:曾真探 分类:科幻 更新时间:2021-08-02 08:02:39
        

第五章   浮出水面

        

九神秘人物

        

包青天刚准备上车,突然想起来了一件事。“姐,我先去看看小倩吧,不知道她怎么样了。”包雨莲点了点头,看来对于钟倩的事,她还是蛮上心的,毕竟她也觉得钟倩太可怜了。

        

包青天得到了包雨莲的许可,就像得到了圣旨一样,兴高采烈地往钟倩家走去。包青天想不通的一点就是,为什么他的姐姐从什么时候开始变得这么奇怪了,突然案子也不让碰了。不过不管他,能够去看钟倩就是好事。

        

(钟倩家)包青天到了钟倩家,发现钟倩家的门是反锁的。怎么推也推不开,没办法,包青天只能使用内力将门推开了。推开门以后,却看到这么一幕:

        

钟倩赤身裸体,一丝不挂地吊在了房梁上,而刘子豪好像是被迷晕了似的,倒在地上。

        

包青天赶紧找出一床被单,把钟倩的身体给盖住,还把钟倩救了下来。然后抱着钟倩的尸体在那里痛哭。

        

这边包雨莲看到这么久了包青天他还没回来,就和文园,赵伟,还有狄仁炎往钟倩家走去。一去就看到包青天抱着钟倩的尸体在那里痛哭,刘子豪倒在地上。包雨莲惊讶地一下子扶住了墙。而文园则是蹲在地上痛哭。

        

好久没有这么安静了。如果此时此刻,扔一根针在地上,估计都能发出刺耳的声音,现场就是这样静的出奇。就连赵伟跟狄仁炎都很惊讶,他们没想到钟倩居然会死。

        

刘子豪醒了过来,看着现场的状况,不禁也是大吃一惊,随后和包青天一起,抱着钟倩的尸体哭了出来。

        

“小倩,小!倩!” 首发网址https://m.1dwwx.com

        

包青天大声怒吼着。任凭整个声音回荡在这空荡荡的屋子里。赵伟走过去劝包青天节哀。包青天根本没理,反而大声叫着。“老天爷,为什么小倩死了还要让她备受侮辱啊。为什么?”

        

“小倩。”刘子豪也哭着。现场唯一哭的最惨的要数包青天跟刘子豪了吧,毕竟他们都是发小,而且钟倩都是他们深爱着的女人啊。

        

包雨莲看着眼前这一切,把脸转向一边,靠着墙哭着。她也没想到,钟倩居然会死,而且死了还是名节不保。被玷污了才死。

        

“小倩,你放心。我一定会找出凶手。为你报仇。”包青天攥紧拳头,从他的言语之间可以看出他的用词卓卓,而且额头青筋暴起,看起来是愤怒到了极点。

        

警察赶了过来,看到眼前这一幕,也着实很震惊。他们把包青天和刘子豪拉开,被拉开的时候,还在哭着。貌似包青天哭的比上次崔欢死的时候更加地伤心了。

        

包雨莲安慰着包青天,刘长军听说钟倩家出事了,也赶紧过来查看。一来就看到有很多警察在这里调查现场。钟倩被一床被单裹着,包青天被包雨莲安慰着,文园蹲在地上痛哭,赵伟傻傻地楞在一旁。狄仁炎咬牙切齿地看着这一切。这时,他也看到了刘子豪半躺在地上痛哭,身体还是被拉开的状态。刘长军走上前去,安慰安慰了刘子豪。

        

“行了,你们都别哭了。我们警方一定会破了这件案子的。”田志成信心卓卓地说道。“还有,你们每个人都到书房来,依次做一个笔录。”

        

因为这是第二次在钟倩家发生了命案(第一次死的是吴妈),所以田志成对于钟倩家已经是轻车熟路了,知道钟倩家有一个书房,是可以做笔录的。

        

(书房)因为钟倩死的时候,只有刘子豪在现场。所以刘子豪是第一个被叫进去的。询问的自然也是关于案发现场的情况。刘子豪只说道他什么也不清楚,就只记得在照顾钟倩的时候,有些一股浓浓的睡意,就睡下了。发生了什么也不知道,醒来的时候就看到包青天抱着钟倩的尸体大哭。

        

后面大家的口供都是一样的,大部分都是案发以后才到达的现场,来到现场就看到钟倩死了,也就是说,唯一有嫌疑的是刘子豪。但是刘子豪是绝对不可能杀害钟倩的。就跟当时在包青天家的几人没可能杀崔欢是一样的。案件又一次地陷入了瓶颈之中。

        

做完笔录以后,田志成就让大家先回去,就这样把钟倩的尸体抬走了。

        

本来包青天是要离开风铃村的,但是出了钟倩这样的事情。就算这回包雨莲叫包青天走,包青天也未必肯走。因为包青天的性格他最了解了,所以没有办法,只好让包青天向着他心目中的方向去,把案子破了,也算给钟倩一个交代吧。包青天听了他姐说的话,不知道是该高兴,还是该悲伤。狄仁炎就不同了,只要包青天能够留下来,管他什么案子不案子的,那么他就有机会实施他的下一步计划。

        

“那个,包青天。”出了钟倩的家门,赵伟双手抱着后脑勺。“我也该回去了,我来风铃村的目的就是为了看风铃祭的,如今发生了案件,风铃祭也看不成了。留在这里还有什么用呢?”

        

“那你为什么初六那天晚上要走,然后初七又回来,结果祭典都没看成。”包青天汗颜道。

        

“我脑壳打铁行了吧。”赵伟无语地冒了一句四川话出来。“包青天,相识就是缘分,咱们加个好友,方便以后联系。”

        

包青天点了点头,然后他们互加了微信好友。包青天看了看赵伟的手机,发现是爱疯六普拉斯(iPho

        

e 6 plus),觉得赵伟突然好有钱,想借赵伟的手机观赏一下。突然,他好像看到了什么东西,难道里灵光一闪。似乎是想到了什么。他赶紧翻看自己的手机,大吃一惊。“果然如此。”

        

看到包青天这种表情,赵伟疑惑地问他怎么了。包青天摇了摇头,随后跑开了。赵伟还是一脸疑惑地表情,便问包雨莲。“包青天他这是怎么了?”包雨莲摇了摇头,表示她自己也不清楚。

        

狄仁炎看着包青天的一举一动,顿时之间有一些困惑。

        

这边包青天好像发现了什么重要的线索,他打电话给赵伟,要赵伟把那天在医院拍的照片给他发过去。虽然赵伟有一些困惑,但还是照做了。

        

收到相片的包青天经过手机屏幕的放大,发现了不可思议的东西。虽然说时隔一年,但是那个东西还在那里。包青天便跑去一年前的医院遗址查看。但是,他却浑然不知,一双眼睛正在死死地盯着他,看着包青天的一举一动。

        

由于刘子豪是在凶案现场的,所以他的嫌疑也是最大的,他是最晚被警方放出来的。他的父亲刘长军陪刘子豪一起出来。出来以后,看到大家都在,唯独不见了包青天。便询问包青天的下落。文园便告诉他们,包青天看了一眼赵伟的手机,便莫名其妙的跑走了,不知道他干什么去了。

        

包青天从医院遗址的废墟底下拿出了一枚黄金戒指,因为它在废墟里,而且只露出了一点点,所以人们没有发觉。那天赵伟拍照地时候,由于太阳光线强烈的问题,所以导致经过光的折射,才被包青天发现。包青天拿起戒指仔细端详。突然他笑了一下,好像想到了什么。随后把戒指放在了口袋里。就在这时,包青天脑袋上重重的一击,包青天便失去了知觉。

        

醒过来以后,在一个不知名的地方。包青天看到一个人背对着他,此人从背后看,头发起脖子,而且有点卷。包青天敲了敲脑袋。“你是谁?”

        

“我是混湖帮的二当家。”卷发少年转过头来。包青天才看清,他的右边脸颊有一道长长的刀疤。

        

“(难道混湖帮有头有脸的人物都有一道刀疤吗?华小操也是,狄仁炎也是,包括眼前的少年…)”包青天在心里汗颜道。

        

“我呢,偷袭你也没啥目的。我这么跟你说吧,昨天你在医院查案,就是我通知的华小操,因为我们帮主一直想要跟你较量一下。而且,我也不妨直接告诉你,你在风铃祭举行的当天,说钟正豪用他儿子威胁了吴妈是错的,我也不妨直接告诉你,在你来风铃村那天,侮辱钟倩,以及杀害吴妈的,都不是钟正豪。”

        

“你为什么这么肯定吴妈不是钟正豪杀的?”

        

“因为,我就是吴妈的儿子。”包青天吃了一惊。“不过呢,钟倩有没有被钟正豪侮辱我不知道,但是我敢肯定,吴妈绝对不是钟正豪杀的。因为钟正豪知道我是混湖帮的成员,也知道我是吴妈的儿子,所以他绝对不会动我母亲分毫。所以,你说我有重病在身,被钟正豪威胁是错误的。”

        

“你,为什么告诉我这些?难道你偷袭我,就是为了告诉我这些。目的是什么?”

        

“你很受我们帮主的赏识,所以,我告诉你这些,只是纠正你破案时的错误而已。我不想你的聪明才智在因为破钟正豪那件案子上留下污点。要不然,以后可是会被我们帮主当成笑柄的。”

        

“那你为什么现在才告诉我?”

        

“因为我想看看,你还有没有失误。—能跟你说的,就这么多了。包青天,希望你好好考虑一下,加入我们混湖帮。”

        

“靠,又是让我加入混湖帮。能不能有点新花样?我是不会加入混湖帮的。”

        

“像你这种文武全才,别说帮主想让你加入,我都想让你加入。没事,时间有的是,而且混湖帮也不像你想的那么坏。”吴妈的儿子说道。“我既然能够坐上混湖帮二当家,那我肯定是有两把刷子的。—有一个声音,你肯定记得。—那还用说,肯定是钱咯。”

        

包青天听着这声音。似乎是想起了什么。这声音不就是那天包青天在火车上破案的时候,有个人就是这么搭话的吗。

        

“当时我也在那趟火车上,要不然你在火车上破案的事,没上新闻,没上报纸的。为什么华小操会知道。”

        

“你跟我说了这么多,目的到底是什么?”

        

“没什么,只是想告诉你,吴妈那件案子你推理错了而已。—我就跟你说这么多,剩下的就看你自己了。”

        

只见二当家两腿一蹬,就跳上了枝丫,消失不见了。

        

“(如果那个人说的是真的,吴妈那件案子,钟正豪不是凶手,那么凶手到底是谁?本来有一些线索了,这样一来。线索又断了。)”

        

“小倩,老妈,你们放心。我一定会找出杀害你们的人,为你们报仇的。”

        

十浮出水面

        

(钟倩家外面)众人还站在原地不动,等着包青天回来。距离包青天离开也有半个小时了。但是到现在还没有回来。大家觉得包青天可能出事了,打算去寻找。就在这时,他们看到一个人影向他们走了过来。越走越近,越走越近。走近了一看,正是包青天,他此时此刻正垂头丧气的,好像受了什么打击似的。

        

文园走过去关心地询问,包青天摇了摇头,表示自己没事。他一直在想着刚才那个所谓的混湖帮二当家所说的话。吴妈不是钟正豪杀的,他一直在想着自己的推理错在什么地方了。

        

“弟弟啊。我知道小倩的死,对你打击很大,但是你也不用自责啊。做好你自己就可以了。更何况,你已经尽力了。”包雨莲安慰道。“我们先回去吧。”

        

“怎么样包青天,你刚才去医院遗址看了,有什么线索没?”

        

刘子豪走了上来,问道。包青天摇了摇头。

        

“阿豪,你就不要打扰包青天了。他现在受到的打击应该是很大的吧。”刘长军叹了一口气,说道。

        

“姐,我想过了。自从我来到风铃村以后,接二连三地发生案子,也许是我运气不好,我想吃完中午饭就回天平,希望风铃村能够平安吧。”

        

包雨莲很惊讶,她没有想到,说要回去的话居然是他自己亲口说的。这不像是他的作风。

        

“赵伟,吃完中午饭我们一起走吧。我不想因为我,而让风铃村发生案子。”

        

“包青天,你这是说的什么话。发生案件怎么能够怪你呢?—还有,钟倩不是你的好朋友吗?如果你不把案子破了,怎么对得起钟倩。又怎么对得起你妈?”

        

“(我咋听着最后一句像是骂人的呢?)”包青天在心里汗道。

        

“诶,包青天。为什么你会突然说出这种话?这不像你啊。”文园疑惑着。

        

“没什么,我只是去医院看了一下当时的遗址,偶然想通的。而且我也发现,凶手早不犯案,晚不犯案。偏偏在我来到风铃村以后,接二连三的犯案。我不知道是上天故意捉弄我,还是说我只要不在,就不会有案子发生。我就是这么想的。”

        

“感觉有点牵强啊,你这理由。”狄仁炎在一旁无语地说道。

        

“不说这么多了,我们回去吧。我还是做一个幻想中的侦探比较好一点。”包青天笑着说道,好像真的把案件放到脑后去了。“(放弃,我又怎么能够轻言放弃,我这么做,只是为了让凶手放松警惕而已。案件我已经了解的差不多了。但是还有几个谜团没有解开。)”包青天在心里说道。

        

在他们到家以后,天上突然又下起了雨,只不过不是暴雨,是小雨。他们几个赶紧往家里跑,好避雨。由于包青天跑得快,所以没有被淋到。而刘长军他们父子由于跑得慢,不仅淋成了落汤鸡,而且鞋子还打湿了。他们直呼“晦气”。

        

“早知道我就回自己屋了,离小倩家也近,为啥非要来你家。害得我淋成了落汤鸡。”刘长军抱怨道。

        

“爸爸,你别这样。包青天今天中午就要走了,就当来他家吃个饭,算是践行吧。”刘子豪嘿嘿地笑着。

        

狄仁炎此时地表情十分地复杂,现在包青天都自己阐明他要走了,自己再阻止的话,肯定会引起怀疑。所以他现在只能够静观其变,寻找机会。

        

包雨莲打开了门,把大家迎进了屋子。因为是五层楼的小“别墅”,所以进来六个人完全不是问题。包雨莲开门的时候,想着自己的母亲就是在客厅死的,不免有些伤感。虽然说包青天家里是案发现场,但是只要不要动现场的证物就没问题,而且警方也是拍好照了的。就算动了,到时候依据照片是可以还原的。谁让包青天他们特殊呢。

        

大家依次地进了房间,包青天突然看到了地上的鞋印,似乎是想到了什么。在心里笑道:“(原来是这样,我知道钟叔叔的密室杀人是怎么回事了。)”

        

包雨莲让大家换上拖鞋,把湿了的鞋放在外面晾一下。刘子豪看了看外面的天,发现雨势减小了。便主动帮大家把鞋到了门口晾着。包雨莲为大家倒上了热水。这还是第一次这么多人坐在一起。以前只有她跟她母亲—崔欢。包雨莲想到这些,不禁鼻梁有一些酸酸的。

        

包雨莲在那里忙前忙后的,包青天却一点反应都没有。把包雨莲气的直接揪着他的耳朵,愣是唆使他去帮忙干点活,好歹自己也是主人啊。包青天被包雨莲这么一扯,就只好去做事情了。

        

“对了文园,包青天待会吃完饭就要走了。你,也要走吗?”赵伟问道。

        

“我,我不走。我跟包姐姐关系这么好。再说包姐姐也舍不得赶我走啊。—是不,包姐姐。”

        

由于包雨莲在干活,没听到他们在聊啥,只看到文园在冲自己笑,便也以微笑回应。

        

“喏,看到了吧。所以说啊,要走你们走吧。我就不奉陪了。”文园“嘻嘻”地笑着。

        

包青天这边又是淘米,又是洗菜的。完全受不了。看着其他的五人聊天聊的挺开心的,气就不打一处来。正当他要发火的时候,突然案件的所有信息都被他串联起来了:

        

钟倩被侮辱,吴妈上吊,钟正豪的密室,医院的遗址以及在医院发现的线索,崔欢在自己家被害,钟倩被玷污致死。

        

一切的一切,包青天的脑海里突然被串成了一条线。随后放下手里的工作,站了起来。“真相,已经大白了。”众人好奇地看着包青天。

        

(包青天家)听说包青天已经破了案子了,田志成组长便从钟倩家马不停蹄地赶了过来,想听听看包青天的推理。

        

众人都在包青天家“聚会”,包青天站在人群中间。

        

“包青天,你打电话来说是已经破了这起连环杀人案了,到底是怎么回事。你给解释解释吧。”田志成好像已经有点迫不及待地想知道凶手是谁了。

        

包青天咽了一口唾沫。“在说案件之前,我先纠正一下我在寺庙那里说钟正豪杀了吴妈的话,杀了吴妈的不是钟正豪,侮辱了钟倩的人也不是他。神秘人另有其人。只是某一位死者把我往沟里带,让我认为侮辱钟倩的就是钟正豪。”

        

听着包青天的推理,众人大吃一惊。

        

“杀害吴妈的手法我已经说过了,就是神秘人利用吴妈的儿子做威胁,让吴妈上吊自杀,这里我就不多加赘述。另外,我们一直以为,杀害吴妈,钟叔叔,我妈,还有钟倩的,是一个人。其实我们都错了,中了真凶的计了。这是完全不相干的杀人事件。也就是说,杀害吴妈和钟倩的是一个人,杀害钟正豪和我母亲的又是另外一个人。也就是说,凶手有两个。为了表示区分。我把前者称为‘神秘人’,把后者称为‘复仇者’。”

        

“哎呀,包青天。你就不要卖关子了,赶紧说吧。到底是怎么回事啊?”田志成都有一些着急了。

        

“在钟叔叔死的那天,我们大家也都知道了医疗事故的真相,而复仇者想要复仇的对象,就是钟叔叔还有我的母亲。”

        

“这个在风铃祭那天,母亲也是承认了的。说她当时就是那个实习护士,她当时是第一次跟一个不知道姓名的实习医生合作。两个人都是实习。”包雨莲补充地说道。

        

“是的。实习医生就是钟正豪,这一点是没错的。一年前,风铃村因为在祭典前夜吃多了东西拉肚子,就到风铃村医院来看。结果因为实习护士的疏忽,把青霉素拿成了氨基酸,导致十几个人因为药物过敏,中毒而死。钟叔叔当时怕事情败露,被警察查出来,就干脆放了一把火,烧了整个医院,来一个死无对证。当时逃出来的有两个人,一个就是钟叔叔,还有一个就是我妈了。”

        

“这个当时在风铃祭的时候,我就跟大家说过了。因为我是村长,所以我对于这件事还是之情的。”刘长军说道。

        

“正是因为这一把火,烧出了今天的复仇。”

        

“到底怎么回事包青天,你快讲讲。”田志成依旧是很着急。

        

“当时本来还有一个人没有死的,但是最后还是被活活地烧死了。那个死者,就是今天要复仇的人。”

        

“那包青天,像你所说的复仇。复仇者是怎么杀死钟叔叔的呢?要知道,现场可是一个密室啊。”赵伟说道。

        

“密室?但凡是一个智商高一点的罪犯,都不会选择那样的密室手法去杀人,太笨拙了。”

        

包青天的这一席话,不知道是在夸奖凶手还是在贬低凶手。

        

“也许,那个密室是巧合形成的,也许,又不是因为巧合形成的。”包青天说着没头没脑的话,让众人听不懂。

        

“四月初六那天晚上下暴雨,我想复仇者是用了一张纸条约了钟叔叔出去。让他到举行风铃祭的寺庙前,有关于一年前的事情要说。—钟叔叔当然知道是什么事了,因为毕竟他是一年前放火烧医院的元凶,他怕秘密被发现,所以不得不去应邀。”

        

“你是怎么知道纸条的内容的。”赵伟毫无表情地问道。

        

“猜的。”包青天一句猜的,顿时间就引得现场吵吵闹闹的。“但是…”包青天说了这句话以后,现场又安静下来了,静静地等待着眼前这位神探的解释。

        

“因为约钟叔叔在寺庙见面,加上外面下着雨。所以钟叔叔就只够进寺庙等。却没想到被复仇者勒死,随后挂在了寺庙的横梁上。这就解释了,为什么现场就只有一个脚印的原因。那是钟叔叔自己进去的。”

        

“可是,真的像你这么说的话?那复仇者是怎么出去的?当时密室里除了我们几个,没有什么人了。”刘子豪说道。

        

“所以凶手利用了一个很巧妙,很极端的密室杀人手法。”

        

“什么手法?”田志成问道。

        

“就是将门窗通通锁上,躲在一个可以藏人的地方。因为第二天就是风铃祭了,所以寺庙的门肯定会打开。然后,再趁乱跑出去。”

        

“这就是复仇者设计的心理诡计吗?”赵伟赞不绝口地说道。

        

“后面,才是整个案件最精彩的部分。”

        

包青天又一次地开始吊足在场人的胃口了。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