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包青天刑侦档案 第一案 风铃祭典

作者:曾真探 分类:科幻 更新时间:2021-08-02 08:31:46
        

第三章 医疗事故

        

五吴妈案已破

        

警方很快赶了过来,看着现场的氛围。田志成有些惊讶。不过仔细想想,今天是风铃祭。所以也就见怪不怪了。不过还是由衷地叹了叹气。

        

“昨天那个案子还没有破,今天又多了一个案子。而且还是在风铃祭的当天。—看来这个风铃祭是举行不了了,村长。你怎么看?”

        

“这…”刘长军似乎是明白了啥,随后对诸位说道:“各位,都不好意思。发生事件了,所以今天的风铃祭取消了。—刘某很高兴大家来捧场,但是真的很抱歉。”

        

那些看热闹的人纷纷都嘟骂着离开了,而刘长军一直在那里笑着赔不是。直到送他们离开。

        

“今天果然出事了,终究是躲不过去啊?”刘长军无奈地说道。

        

“(果然?)”包青天听到了突然惊了一下。“刘叔叔,你说的果然是?难道说你知道要出事吗?”

        

“啊。怎么说呢?也许…吧。”刘长军说的话有些断断续续的,像是在隐瞒什么似的。包青天打算问下去。刘长军说出了真相。

        

原来,在一年前。农历四月初六的晚上,因为第二天要举行祭典的缘故,所以村民们大吃大喝。最后搞得拉肚子,半夜跑到风铃村的小医院去了。当时目测了一下,大概有十一二个病人,需要打青霉素。当时由于是深夜,再加上由于是实习医生跟实习护士。对看病没什么经验,但是这么多人拉肚子。又不可能不管。就叫实习护士去拿青霉素。结果因为晚上太黑,库房里又没有灯,护士便随便拉起几瓶就跑。因为她怕遇到鬼。

        

再给病人上药的时候,医生也没检查,护士也没检查。就随手给病人挂了上去。没过一会儿,就有几个病人开始吆喝肚子痛,先是几个吆喝,随后吆喝的人越来越多。最后竟然挂掉了。看到这么多人死去。护士才看了标签:氨基酸。 记住网址m.1dwxw.com

        

护士当时就吓傻了,愣在了原地。后来不知道什么原因,医院着火了,一夜之间,医院化为乌有。而那个实习医生跟护士神秘失踪了。

        

由于发生了案件,在第二天。也就是农历四月初七这一天,风铃祭取消了。而时隔一年后的今天,在农历四月初六和四月初七这一天,又发生了案件。所以,刘长军觉得这是报应。才会发出这样的感慨。

        

“医疗事故?”

        

众人震惊地说道。崔欢听了,埋下了头。

        

“警官,对不起。其实我就是那个护士,我…”崔欢愧疚地说道。

        

“什么?妈,你…”包雨莲惊讶地说道。

        

当初崔欢拿错药,导致十几个病人死了。实习医生怕被人发现,就放火一把火烧了医院。当时,崔欢发现着火了。很是着急。这是一个着火的木头架子倒了下来,砸到了崔欢的手,造成了烧伤。崔欢拼命的往外面跑,在她跑出去的一刹那,医院经过大火的猛击,倒塌了。

        

第二天,警方介入调查。丝毫没有头绪,最后只能以意外结案。一年前的那起医疗事故,就这么不了了之了。

        

“所以你的手上才会有那个疤痕?—那个实习医生到底是谁?”包雨莲问道。

        

“我,我也不知道。我那天是第一次跟他合作。没想到第一次跟他合作就发生了这种事。”崔欢叹息道。

        

“也许,我知道那个实习医生是谁。”众人惊讶地看着包青天。“不光如此,我还知道吴妈一案到底是怎么回事了。”

        

“你说,你快说啊。”田志成特别地焦急,好像特别想知道凶手是谁似的。

        

“大家应该还有印象。在我刚开始来风铃村的时候,钟倩被混湖帮侮辱的事情。”众人都点了点头。“其实根本就没有这回事,那是神秘人为自己犯下的错,而诬陷混湖帮。”

        

“什么神秘人?”包雨莲疑惑地问道。

        

“那是我给凶手起的代号。”包青天笑着说道。“真有你的!”包雨莲无语地说。

        

“不管那个。神秘人将钟倩侮辱以后,想必心慌意乱的。当时被吴妈看到了,就威胁吴妈不要把这件事说出去。随后便走了。”

        

“那,这个神秘人到底是谁呢?”田志成问道。

        

“就是钟正豪。”

        

包青天语出惊人的说道,惊呆了在场的众人。“不可能吧,你是说正豪侮辱了他自己的女儿?”刘长军不可置信地说道。

        

“就是那么回事。所以吴妈才会对他言听计从。为什么小倩被侮辱以后,她不给钟叔叔打电话,却要给刘子豪打电话呢。那是因为吴妈打算把这件事情推到混湖帮身上,那就必须还需要一个证人。所以,她想到了刘子豪。”

        

“那这么说,吴妈她是…”包雨莲捂着嘴说道。

        

“吴妈是自杀。”

        

“自杀?怎么会…”这回连田志成都难以相信了。

        

“钟叔叔怕吴妈把事情说出去,就威胁吴妈。让她自杀,要不然她的儿子小命难保。”

        

“吴妈的儿子?你是怎么知道的?”刘长军问道。

        

“吴妈死的时候手里握着一张皱巴巴的照片,上面还有泪痕。所以我断定,吴妈在自杀之前,抱着他儿子的照片哭了一场吧。所以才会有泪痕。”

        

“可是,你这么说,有什么证据呢?”田志成问道。

        

“钟叔叔在侮辱完钟倩以后,就跑到了村长那里下象棋了吧。”包青天看着刘长军。

        

“啊,没错。昨天上午正豪跑过来,说非要跟我下象棋。我也很纳闷的。”

        

“没错,他是为了制造不在场证明—而小倩当时被迷晕了,所以她也不知道是不是混湖帮干的,只是吴妈这么说,她就这么以为了。”

        

“好一招‘借刀杀人’,把自己犯下的错,推到了混湖帮身上。—你是怎么发现这点的?”田志成问道。

        

“小倩出事以后,不给钟叔叔打电话,反而给刘子豪打电话就让我起了疑心。再综合钟叔叔那不自然的反应。因为当他知道我要去找混湖帮算账的时候,就知道是吴妈帮他掩盖的。所以他当时伙同村长带着村民,不是为了救我,而是为了阻止我。要是我真的去质问混湖帮,那他就完了。”

        

“可是正豪为什么要对自己的女儿下手。”刘长军不解的问道。

        

“这个,我就不知道了。”

        

“那,小天。你是怎么知道钟正豪就是那个实习医生的。”

        

久久不说话的崔欢总算开口说话了。

        

“推理出来的。既然钟叔叔能够威胁吴妈,关于她儿子的事,那么代表她儿子肯定是重病缠身,急需医治。而且也代表,他儿子肯定不在医院。应该是在某一处地方治疗。这地方只有钟叔叔知道。吴妈肯定是知道钟叔叔的过去的,但是她又出不起医药费。只好赌一把,让这个实习医生帮她把她儿子治好。我就是从照片那里猜到的。刚才听妈这么一说,所以才有了一个大胆的猜测。”

        

“了不起啊,居然能够通过一张照片想到这么多。”田志成夸赞道。

        

包青天并没有接受夸赞,而是看着现场钟正豪的尸体,久久不能释怀。“(那么,钟叔叔到底是谁杀的?)”

        

“行了,你们大家都回去吧。有什么进展我会通知大家的。”

        

田志成开始下“逐客令”了。众人也只好回去了。在回去的时候,包青天还不忘看一眼被吊着的钟正豪。

        

(包青天家)包青天他们回去以后,看到有一个人蹲在门口,那不就是赵伟吗?包青天走了过去。“赵伟。你怎么在这里?”

        

“我回到家仔细想了想,风铃祭这么经典,还是回来看一看。我回来的时候,门已经关了,我又没有你家钥匙,只能在这里等着了。—对了,你们这么快就回来了,祭典怎么样了?”

        

包青天摇了摇头。“祭典取消了,发生了命案了。”

        

“哦。—文园呢?没跟你们一起吗?”

        

“出了命案了。钟倩被吓到了,文园跟刘子豪把她送回去了。”

        

“也难怪,毕竟死的是他父亲吗。—看来今天又要错过了。”

        

“你们也不要站在这里聊天了。我们进屋再说。”

        

崔欢拿着钥匙开门。众人进了屋。

        

(钟倩家)文园把钟倩扶到了床上,刘子豪看着钟倩,心里有一些空落落的。“小倩太可怜了。小的时候死了母亲,就只有父亲和吴妈这两个亲人了。小倩一直把吴妈当做自己的母亲。现在她的‘母亲’和父亲都死了。对她的打击多大啊。”

        

“我们先出去吧,让小倩好好休息一下。—小倩这两天遭受的打击太大了,好不容易情绪回复过来,现在又碰到了这种事。”文园叹了一口气,便和刘子豪关上了门,出去了。“我就先回去了。子豪,你要回去吗?”

        

“不了,我想留在这里,好好的照顾小倩。毕竟…”刘子豪欲言又止。

        

“对了,你和小倩,还有包青天…”

        

“啊,我们是青梅竹马。从小玩到大,后来包青天要进城市去读书,就和我们分别了。这次重逢,是五年之后的重逢。”

        

“这样啊。—我先回去了,你把小倩好好照顾好。”

        

刘子豪点了点头。文园便离开了刘子豪,往包青天的家里走去。刘子豪看着钟倩,留下了一滴眼泪。

        

(混湖帮)华小操威严的坐在龙椅之上,他的旁边是军师狄仁炎。

        

“帮主,我把事情给包青天说了。嘿,真没想到,包青天这小子,居然帮我们洗刷了冤屈。没想到案子今天就告破了。—原来是钟正豪侮辱了他的女儿,居然把账都算到了我们的头上,真的是吃了豹子胆了。不过,钟正豪不知道被谁给杀了。”

        

华小操听了,摸了摸他的下巴。点了点头。“嗯。这个包青天,还真有两把刷子。有时间,真的还想再跟他交交手呢。”

        

“难道老大你以前也跟包青天交过手?”

        

“大概在五年前吧,那时候他还在读高一,在风铃村高中。我当时混湖帮刚成立…”

        

华小操向狄仁炎讲起了五年前地那段往事:

        

华小操仗着自己会武功,在风铃村高中胡作非为,后面被包青天知道了,找他挑战。因为双方都有实力,战斗来了一个五五开。华小操被包青天的功夫震惊了,顿时觉得越来越有意思了。准备发起全力进攻,两位“武林高手”打的难解难分。后面华小操趁包青天分心,偷袭了包青天。最后以包青天的失败而告终。

        

六崔欢之死

        

(包青天家)很快的到了中午,崔欢煮了一桌子丰盛的饭菜。赵伟早就饿了,不顾形象的开始吃了起来。众人汗了一下。

        

“你吃相能不能不要这么难看啊,赵伟。”包青天无语地说道。

        

“没办法,毕竟一天都没吃东西了。早知道,我昨天晚上就不该走的,走了又回来,没意思。”

        

“慢点吃。有的是。”崔欢笑着说道。

        

“妈,没想到你是一年前那场医疗事故的护士。—后来呢?后来怎么样了?”包青天好奇的问道。

        

“嗯?一年前的医疗事故?什么情况?”赵伟问道。

        

“闭嘴,吃你的饭。”

        

文园无语地怒斥道。赵伟只得乖乖听话了。继续吃起了他的饭。

        

看着赵伟这个活宝,崔欢又笑了笑。随即说道:“后面我逃出来以后,医院就被烧成灰烬了。发生了什么事我不记得了。我醒过来的时候在镇上的医院。”

        

“谁把你送去的?”

        

“不知道,也许是村长吧。也许不是,反正我在医院的时候村长来了。”

        

听完了崔欢的话,包青天点了点头。陷入了思考当中。

        

“对了,包青天。钟倩那件案子怎么样了?是不是混湖帮干的?”赵伟一边嚼着饭,一边问道。吃相很是难看。

        

包青天刚要说话,就被文园一顿臭骂。“吃个饭还问这么多,吃你的饭吧你。”说完,就把赵伟的头往饭里按,赵伟大喊着“救命。”众人看着赵伟这个活宝,都笑了出来。

        

(钟倩家)看着睡的很香的钟倩,刘子豪心里有一些高兴。钟倩不断地喊着“爸,吴妈。”当听到钟倩在不断喊着钟正豪和吴妈的名字的时候,刘子豪心里又有一些空落落的。他攥紧了拳头,发誓要为钟倩报仇。

        

“混湖帮!”

        

刘长军走了过来,看着刘子豪一直守在钟倩的身体旁。便走了过去。“小倩怎么样了?”

        

看着自己老爸来了,刘子豪赶紧站了起来,叫了一声“爸。”刘长军摆了摆手,示意他坐下。刘长军看了看钟倩的气色。脸色发白,嘴里胡言乱语。不觉得叹了一口气。

        

“哎。可怜的孩子。”刘长军叹了一口气。“阿豪,你什么时候回去?”

        

“我,我想等小倩醒了。然后把她接到我们家去住,小倩真的太可怜了。”

        

“嗯。记得早点回家。—这两天发生了这么多事,而且还一直下雨。真不知道是不是老天爷的报应啊。”

        

刘长军说完就又走了。看着父亲远去的背影。刘子豪叹了一口气。

        

一轮红日正缓缓地下落。紧接着,黑夜悄无声息的到来。大家都吃完饭了,准备休息了。包青天躺在自己的床上想着事情。赵伟却在那里呼呼大睡。包青天顿时无语了。不知道为什么,包青天想着想着就睡着了。

        

第二天是一个好天气,包青天伸了伸懒腰。发现赵伟还在那里睡。便一把把他推醒了。“太阳都晒屁股了,你还睡?”

        

赵伟揉了揉惺忪睡眼,抱怨地说道:“你干嘛啊?又不上班,起来这么早干嘛?”

        

“懒得管你。我洗漱去了。”

        

包青天穿上拖鞋,就往客厅走去。而赵伟把被子拉过来,准备再睡一觉。

        

到了客厅,包青天却看到这么一幕:

        

崔欢吊在房梁上,在她的手上还有一张纸条。

        

包青天叫了一声“妈”,便赶紧把她放下来。听到有响声,文园跟包雨莲纷纷起床,看到崔欢死了。包雨莲哭了起来。

        

这边赵伟也听到有响声,赶紧穿好衣服裤子,出来看。看到包青天抱着崔欢的尸体哭,包雨莲也在那里哭。文园则是楞在一旁,显然是吓傻了。

        

“怎么会这样?”赵伟被吓得靠在门上。

        

包青天看了看纸条,上面写着:为你的过错赎罪吧!复仇者敬上。

        

包青天被气的大叫:“可恶的复仇者,我一定要找出你的真面目。”

        

警察过来了,看到现场。又是啧啧称奇。

        

“三天发生了三场命案。这个凶手到底想干嘛?”田志成气愤地说道。

        

田志成把包青天和包雨莲拉开,看他们两个太伤心了。就让警卫带他们去休息。而赵伟和文园还楞在原地。

        

田志成打了一个手势,开始了现场取证工作。鉴证人员在地上发现了金项链,珠子散落了一地。还在死者的指甲里发现了皮肤组织。

        

田志成看了看纸条,有一些疑惑。便问起了包青天。

        

包青天强忍着悲痛:“大概指的就是一年前的医疗事故所犯得过错吧。—这是一场复仇。可恶的复仇者,我一定要把你找出来。为我母亲报仇。”

        

“好了包青天,你也不要哭了。你放心,凭我们警方的办案能力,肯定能够找出那个什么所谓的’复仇者‘。”

        

“警察同志,求求你们。你们一定要找出杀害我母亲的凶手啊。”包雨莲哭着说道。

        

“包大小姐你放心,这是我们警察的职责。”田志成义愤填膺地说道。

        

赵伟走了过来,对着死者就是一顿拍照。田志成怒问他要干什么,赵伟只是说,是为包青天拍下现场。说不定哪天用得着。田志成看了看包青天,看到包青天没有说话,便放过他了。

        

“包青天,不介意的话,我们就把尸体抬走了。有什么需要,随时跟我们警方说,能够办到的,我们尽量去办。”

        

包青天点了点头。田志成叹了口气,就把尸体抬走了。留下几名警官在现场取证。

        

看着在现场取证的警员。包青天知道这样哭也不是办法,他决定找出复仇者,为他母亲报仇。而包雨莲因为崔欢的死,一直哭着,久久不能释怀。文园在一旁安慰着。

        

“有什么发现没有?”赵伟走过来问道。

        

包青天摇了摇头,又看了看赵伟。“刚才鉴证人员说过了,在我母亲的指甲里找到了皮肤组织,应该是凶手复仇者的,所以…”

        

“哦。”赵伟说道。“我想不通,像崔阿姨这么好的人,为什么会被杀害。这复仇者脑子瓦特了。”

        

“赵伟,你能不能别说话。”文园怒道。“你没看到他们两个有多伤心吗?你还说,闭嘴吧你。”

        

赵伟也只能闭嘴,静静的在现场看着。“(好饿啊,早饭都没吃。—这复仇者杀人,最起码也要让崔阿姨把早饭煮了吧。)”赵伟在心里想道。

        

“就知道吃。”三个人同时说道。赵伟疑惑的小眼神。

        

听闻包青天他们家出事了,村长刘长军和刘子豪赶了过来。刘长军看着蹲在现场的包青天,和在哭的包雨莲,就知道发生什么事了。便走过去安慰他俩。

        

“我没事。—子豪,小倩怎么样了?”尽管自己家里出了事,但是包青天还是不忘问候钟倩的状况。

        

“她没事,只是受了打击,晕过去了。现在正在睡着呢?—倒是你,包青天,你没事吧?”

        

包青天摇了摇头。“村长,我想去一年前那个被烧毁的医院看看,有地址吗?”

        

“有。就在村子东边再往前走五公里。”

        

“谢谢了。”包青天说完就跑了出去。

        

“喂,你去哪啊,我也去。”赵伟说完,也跟着包青天跑出去了。

        

“真是个跟屁虫。”文园和刘子豪无语地说道。

        

“包姐姐,你没事吧。”看着还在哭泣的包雨莲,刘子豪走过去安慰道。包雨莲摇了摇头。“我没事,谢谢你的关心。”

        

(村东五公里处)虽然时间已经过去了一年,但是医院烧毁的遗迹还在。只不过现在已经是面目全非了。只剩下一些残砖断瓦。包青天跑了过来,看着被烧毁的医院。忍不住叹息。

        

赵伟气喘吁吁的跑了过来,还在喘着气。“包青天,你的体力也太好了吧。”

        

“先不说这个,赵伟,你把现场先拍下来。”

        

“啊?”赵伟惊道。

        

“啊什么,快拍。”包青天催促道。

        

赵伟无奈,只得四面八方的把医院拍下来。

        

“(复仇者杀了钟叔叔,还有我妈,肯定是因为一年前的医疗事故。看来只能从这医疗事故入手了。)”

        

“拍好了。你想要干嘛?”

        

“你别管那么多,你再去帮我办一件事。”

        

说完,便在赵伟耳边耳语了一阵。赵伟也只得去照做。包青天则继续在旁边看着。

        

“哟!这不是包大公子吗?”

        

一个声音响起,包青天看了看。发现是华小操带着他的一帮小弟在这里。

        

“华小操?”包青天惊道。“我现在没有时间跟你玩。”

        

“切。败军之将,岂敢言勇?”狄仁炎在一旁煽风点火道。

        

“你…”包青天显然是被气到了。“你们来这里干什么?”

        

“包青天,我一直很欣赏你。又聪明,而且还会功夫。不如加入我们混湖帮吧。”华小操说道。显然没有正面回答包青天的话。

        

“我说了,我现在没有时间跟你闹。”包青天气愤地说道。

        

“那你就是拒绝了?顺我者昌逆我者亡,这个道理你不懂吗?”

        

华小操说完,就把披风一甩。向包青天冲去。包青天看这架势,跟他们好好说是不行了,只能硬着头皮跟华小操打一架了。

        

华小操首先一个空手翻,翻到了包青天面前。随后使出一记飞腿,包青天用手挡住。随后现场来了一场激烈的“武林格斗”。而华小操的小弟们在那里看戏。

        

华小操想攻击包青天下盘,却被包青天反手一挡。华小操笑了笑,说了一句“有长进。”随后又展开进攻。他一记抬脚踢,想往包青天脑门踢去。包青天又是双手一挡,把华小操挡了回去。华小操被这一挡弄得后退了几步。

        

“越来越有意思了。”华小操笑道。

        

随后使出一掌,包青天看到华小操出掌了。自己也出掌。两个人内力聚集在一起,都被弹开了,两人均受了内伤,吐出了一口鲜血。

        

“好。包青天,厉害。普天之下,就你配做我的对手。”华小操捂着胸口说道。“我们走。”

        

然后,华小操带着他的一帮小弟走了。

        

包青天捂着胸口坐在地上。“(可恶?华小操为什么会在这里,他在这里的目的是什么?难道只是为了跟我打一架吗?)”

        

看着医院的残砖断瓦,包青天在心里想道。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