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包青天刑侦档案 第一案 风铃祭典

作者:曾真探 分类:科幻 更新时间:2021-08-02 06:17:19
        

第二章 风铃祭典

        

三混湖帮

        

一位医生用听诊器给钟倩听了听,随后说道:“她没什么事的,就是情绪太过于激动了。—没想到她会碰到这种事情。—还有,多多的注意休息,吃点药就没事了。”

        

医生说完就走了。钟正豪不断地感谢医生,并把他送走了。

        

“子豪,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包青天疑惑地问道。

        

“我也不知道,我接到吴妈的电话,说小倩她…我就赶紧赶了过来,就看到小倩。然后我又听说你回来了,就赶紧过来找你了。”

        

“吴妈。”包青天说道。

        

“包公子,小姐她…我当时不敢声张,又不敢告诉老爷,只有等完事了我才…都怪我,都怪我啊。”吴妈一边哭一边说道。

        

“吴妈,你也别伤心了,混湖帮就是这样的。不怪你。别自责了。”刘长军劝道。

        

送完医生的钟正豪回来了,他自责道:“要是我当时不去找村长下象棋的话,就不会发生这种事情了。”

        

“(可恶。)”包青天想道。“村长,钟叔叔,我就先回去了。明天不是要举行风铃祭典吗?你们作为村子里的长辈,好好安排一下。—子豪,你好好照顾小倩。—还有吴妈,你也不要太难过了。” 首发网址https://m.1dwwx.com

        

“知道了。”众人说道。

        

包青天刚要往外走,就被刘子豪叫住了。“包青天,你要去哪儿?”

        

“我要回家一趟,我回风铃村本来就是看我母亲的,顺便参加风铃祭,光处理事情了,家都没回。”

        

“行,孩子,你慢点。”钟正豪说道。包青天点了点头,随后就走了。

        

(包青天家)崔欢做了一桌子的饭菜,看到如此丰盛的午餐,文园跟赵伟口水都流了下来。看着他们的样子,包雨莲准时有一些无语。

        

“妈,姐,我回来了。”

        

外面传来了包青天的声音,听到声音。崔欢赶紧出去迎接,还责怪道:“你这孩子,刚一到家,就到处跑。饿坏了吧。来,吃饭了。”

        

包青天点了点头,走进了屋子。看着一桌子丰盛的午餐,包青天口水都流了下来。

        

“你这小子,可算回来了。我们等你等的花儿都谢了。”赵伟埋怨道。

        

“赵伟,注意形象。”

        

文园训斥着,赵伟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于是,包青天走进屋子,和大家其乐融融的吃着饭。

        

(钟倩家)钟正豪悉心照顾着钟倩。并且对刘长军和刘子豪说道:“村长,子豪。你们就先回去吧,倩儿我来照顾就可以了。”

        

“可是,包…”

        

刘子豪话还没说完,钟正豪就怒了。“包什么啊包,我很感谢他为了倩儿去找混湖帮,但是一码归一码,你们回去吧。明天还有风铃祭呢。”

        

“走吧,阿豪,你钟叔叔可能受得打击有点大。我们走吧。”

        

刘长军拽着刘子豪走了,刘子豪走的时候还恋恋不舍地看着钟倩。

        

出去以后,刘长军语重心长的对刘子豪说道:“阿豪。钟倩出了这种事情。我们本来就不该过问,你还留在那里,不是让你钟叔叔更加的伤心吗?”

        

“爸,我知道了。”

        

刘长军带着刘子豪往家里走去。

        

吴妈端着一碗粥出来了。“老爷,多少也吃点吧,对身体不好。”

        

“放在那里吧管家,我吃不下。倩儿出了这样的事,我可能吃得下吗?”

        

吴妈叹了一口气,把粥放在了桌子上,随后走进了自己的屋子。

        

天上突然下起了暴雨,“噼噼啪啪”的打在屋脊上。正在屋子里吃饭的包青天,看到这么大的雨,顿时心情愉悦,别提有多开心了。

        

“对了,包青天。你刚一到家,就风风火火的跑出去了。你干嘛?”赵伟一边嚼着饭,一边说道。

        

包青天便把事情给众人讲了一遍,他们几个听了,眼睛里爆发出异常的愤怒。尤其是赵伟,可以看到他的眼睛都开始冒火星了。“该死的混湖帮,居然这样欺负一个女孩子。这对她造成的心里压力多大啊。”

        

“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我们得想个办法。”包青天说道。

        

“老弟啊,混湖帮我还是了解的。虽然说混湖帮明面上是黑帮,但是,做的却不是黑帮之事,他们还帮警方铲除过黑帮。而且,他们的原则是。不jia

        

yi

        

掳掠,不烧杀抢夺。只为求财。我不相信他们会干出这样的事,而且混湖帮跟我们风铃村无冤无仇,该交的保护费也交了。没有理由再去做那种事的。”包雨莲解析道。

        

“是的,听你这么一说。的确有点疑点重重。—算了,不想了。吃饭吧,一会儿饭菜该凉了。”

        

包青天说完,便开始大口大口的吃饭。崔欢看着他们,甜甜的笑了。

        

“包青天,外面有人找你。”

        

一个声音传来,包青天往外面看去,是一个老汉说的。尽管包青天有一些疑惑。但还是出去了。

        

一个穿着红色衣服的人背对着包青天,包青天有些好奇。那人转过身子,他的嘴边有一个缝合了的小刀疤,眉宇之间的眉毛稍微有点翘。包青天一看,这不就是华小操身边的军师—狄仁炎吗?

        

“你是?”包青天走过去,疑惑地问道。

        

“包青天,我问你。是不是我们混湖帮真的有人对钟倩做了不轨之事。”被狄仁炎这么一问,反而让包青天不好回答了。“我们帮主给了我三天的时间,让我查出是谁对钟倩做了不轨之事,所以我才来问你。到底有没有这回事?”

        

包青天听了,大吃一惊。他没有想到华小操对这件事情这么重视,现在他也不得不怀疑事情的真假性了。到底是不是混湖帮的人侮辱了钟倩。

        

“虽然我们混湖帮是一个黑道组织,但是也是讲理的。你口口声声的说,是我们混湖帮的人侮辱了钟倩。今天我又来问你,你都不说,是不是存心想找茬?”

        

狄仁炎的话语虽然淡泊,但是可以从他的话里听出满满的杀意。这倒是让包青天有点左右为难了。是混湖帮干的吧,但他又说不出是谁。不是混湖帮干的吧,但是钟倩确实是被侮辱了。

        

“我们混湖帮名声太大,所以难免会有人冒充。你都说不出是谁,劝你还是查清楚了再去找我们帮主吧,我们很忙的。”

        

狄仁炎说完,悻悻的走了。留下包青天在原地一动不动的。

        

文园跟赵伟跑了出来,问包青天发生了什么事。包青只是摇摇头不说话,独自走进屋子里去了。让他们二人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雨势渐渐的变小了。包青天想着狄仁炎的话,陷入了沉思。“(的确,我去到钟倩家的时候,钟倩已经被侮辱完了。然后吴妈说的是混湖帮的人干的。可是—难道…)”包青天突然想到了什么。

        

此时,包青天的电话响了,他一看手机,是刘子豪打过来的。他接起电话,随即有点吃惊。立刻跑了出去。

        

“诶,你去哪儿啊?”

        

看到包青天跑了出去,赵伟也跟着跑了出去。正在帮崔欢洗碗的文园看了,也想跑出去,却被崔欢制止了。“让他去吧,那孩子的性格我了解。”文园一听,只得继续帮忙洗碗了。

        

(钟倩家)在钟倩的家里围了很多的人,对着某一处地方议论纷纷。钟正豪在那里抹着眼泪。包青天推开拥挤的人群,看到了这么一幕:

        

吴妈上吊,她的手里拿着一张皱巴巴的照片。钟正豪在那里哭泣,刘长军在那里劝。

        

看到包青天来了,刘子豪便给包青天说起了案发经过。

        

原来,在刘长军他们走了以后不久,钟正豪因为女儿的事伤心欲绝,哭着哭着睡着了。刘长军还是不放心钟正豪,怕他因为钟倩的事情想不开,就打算回去看看。结果回来了就看到钟正豪在那里痛哭。这哭声引来了很多人围观。刘子豪便赶紧给包青天打电话。

        

“报警了吗?”包青天淡淡的问道。

        

“在赶来的路上了。”刘子豪说道。

        

包青天看了看现场,吴妈被吊死,她手上一直握着一张照片。包青天拿过照片,看到照片上有着泪痕,忽然想到了什么。再看看照片上的人,是一个十分帅气的小伙子。

        

“让一下让一下。”赵伟推开众人,硬是挤了进去。看到有人上吊,便惊呼:“哗,上吊?大新闻。”说完,赶紧拍了几张照片。

        

“赵伟,别闹了。这可是出了人命了。”

        

被包青天这么一训,赵伟只得乖乖地听话,站在了人群里看热闹。

        

“小天,他是谁?”刘长军疑惑的问道。

        

“我朋友,是来看风铃祭典的。”包青天看着哭着伤心欲绝的钟正豪,便劝解道:“钟叔叔,别哭了。人死不能复生。”

        

听完包青天说的话以后,钟正豪也算安静了下来。

        

“发生什么事了?”

        

从内屋穿出来一个娇滴滴的女声。钟倩走了出来,但是她的神情还是木然,披头散发的,穿着睡衣,显然是被这嘈杂的声音吵醒的。当她看到上吊的吴妈以后,叫了一声“管家。”又被吓晕了过去。

        

包青天走过去,赶紧将钟倩抱起,把她扶到内屋休息去了。

        

“滴唔”的声音响起。刘子豪高兴的说道:“警察来了。”

        

警察接到报案以后就赶了过来,看到这里人太多了,影响警方办案,便把无关人等全部清除。现场就只留下了赵伟,刘子豪,刘长军还有钟正豪。赵伟还在暗自庆幸,警察没有把他赶出去哩。

        

包青天从内屋走了出来,看到来的警察。那不正是在列车上认识的那个警官田志成吗。田志成看到他,也特别高兴,两个人来了一个爱的抱抱。

        

“怎么?你们认识?”刘长军好奇地问道。

        

“也不能说认识吧,今天在火车上。他帮我破了一件案子呢。”田志成说道。刘长军点了点头。“说说案子吧,是怎么回事?”田志成的身体转向钟正豪。那眼神是在说,你就是凶手似的。

        

“我哪里知道,我因为女儿的事,当时哭晕了。醒过来以后就看到…—吴妈啊吴妈,我对你不起啊。”说完,又要开始哭了。

        

“闭嘴。”

        

田志成和包青天同时喝道。钟正豪被吓得立马收住了嘴。田志成打了一个手势。一个警察就走上前,把吴妈的绳子解开了。

        

缓缓的放在地上,法医开始给吴妈检查身体。

        

“(明日的风铃祭,是不平常的一天啊。)”刘长军看着外面雨停了的天空,随后叹了口气。“(老天保佑,只愿明天是个好日子。)”

        

四风铃祭

        

看着包青天思考的样子,田志成走上前去。“包青天,你有什么发现没有?”包青天摇了摇头。

        

尸体虽然被警方抬走了,但是案情比较复杂,因为死者是上吊自杀的,导致警方不好画临摹线。

        

“诶,会不会又是那个什么混湖帮干的?”赵伟语出惊人的说道。

        

“混湖帮?”几个人同时说道。

        

“包青天不是说那个叫什么钟倩的,被混湖帮的人糟蹋了吗?会不会这次也是?”赵伟提出了他的设想。

        

听完赵伟的话以后,田志成在意的不是赵伟的设想,而是在意钟倩被混湖帮的人糟蹋的事情。“为什么钟倩被糟蹋了不报警。”

        

“警官,我们也想,但是不敢啊。混湖帮就连你们警察都拿他们没办法,我们能报警吗。”钟正豪再次哭丧着脸说道。

        

“喂!钟正豪,像个男人一样,不要哭哭啼啼的,成何体统。”刘长军训斥道。

        

包青天没有理会他们说的话。只是看着房梁上的绳子,暗暗地发呆。

        

看着发呆的包青天,刘子豪走了过去,拍了拍他的肩膀。包青天回过头看了看刘子豪,点了点头。

        

“不管怎么说,也出现命案了。大家跟我做个笔录吧。”田志成环顾了一下四周。“钟…正豪是吧?请问你们家有没有书房之类的,暂时借我们警方用一下吧。”

        

“有的有的。警官,请跟我来。”

        

钟正豪把田志成往书房带去。现场只留下了包青天,赵伟,刘长军,刘子豪。他们四个面面相觑。没过一会儿,钟正豪出来了,叫他们进去,一个个的做笔录。

        

赵伟在心里嘟囔道:“(关我什么事?我只是来看热闹的。)”

        

(包青天家)包雨莲在阅读着有关于推理的书籍,洗好了碗的文园闲着没事做,就跑来找包雨莲聊起了天。看到客人来了,包雨莲合上了书本。

        

“哎,包青天跟赵伟怎么还不回来?去了这么久了,他们干什么去了?”文园担心地说道。

        

“怎么?你这么关心他们俩,该不会…”包雨莲俏皮地说道。

        

“额,包姐姐,你真会开玩笑。就算是这样,也不可能两个都占有吧。你想啥呢?”

        

文园无语地说道。包雨莲在“磕磕”的笑着。

        

崔欢走进了包雨莲的卧室,看到她俩在聊天。走了进来,顺便把门关上了。

        

“妈(阿姨)。”包雨莲和文园说道。

        

“没事没事,你们聊你们的。渴了吧,我去给你们倒水。”

        

说完,就要起身去倒水。包雨莲看到了崔欢手臂上的伤痕,便问道:“妈,你这手?”

        

崔欢赶紧把袖子卷下来,笑了笑。“没事没事,小伤。”

        

崔欢把水递给了包雨莲和文园,文园道了一声谢。“明天就是农历四月初七了,风铃祭明天就要举行了。”

        

“阿姨,一直听说你们风铃村有一个风铃祭,到底是怎么个祭法?”

        

崔欢听了,便向文园说了风铃祭的来历:

        

风铃村原本只是一个小村庄,经济十分落后。后来有一个恶魔入侵了风铃村,对风铃村的村民进行烧杀抢掠,无恶不作。后来一个道士将其镇压,但是因为恶魔能力太强,道士道行不够深。迫于无奈,道士将自己封印,镇住了恶魔。村民们为了纪念这个道士,便在道士降服恶魔的这一天,也就是农历的四月初七,举行风铃祭。

        

祭典过程是杀牛宰羊,跳舞,祭祀,将牛羊放在寺庙里。然后由年长者像古代天子那样行礼,上香。最后表演娱乐节目。祭祀当天要把食物带好,不可以吃祭祀的食物。晚上的时候以篝火晚会作为结尾。这就是整体的祭祀过程,不过看起来倒是不像是祭祀,反而有点像是古代皇帝做的祈福。

        

“听崔阿姨这么一说,怎么感觉这风铃祭的由来像是传说啊。”

        

文园挠了挠脑袋,包雨莲也没有说话。只是笑了笑,崔欢也是笑笑。

        

(钟倩家)接受完询问的众人都出来了,田志成手里拿了一塌纸。很显然,那是询问笔录。

        

“你们大家不要随时走动,随时等着警方问话。—钟先生,你家管家的尸体我就抬回去了。—反正你们尽量不要出风铃村,等着警方问话就可以了。”

        

田志成有模有样的说道。随后他咳嗽了一声,那些警察就跟着田志成走了。

        

“我就纳了闷了,关我什么事。我不就是看了一个热闹吗?”赵伟无语地说道。

        

“你别说话。—刘叔叔,钟叔叔,还有子豪,我就先回去了。”包青天道了一声别,就走了。赵伟也跟在后面。

        

“爸,钟叔叔,那个叫赵伟的记者,老是跟着包青天干嘛?”

        

看着像跟屁虫一样的赵伟,刘子豪疑惑地问着。

        

“你管那么多干嘛。我们也走吧,子豪。—正豪,明天见。”说完来了一个拱手礼。

        

“村长,明天见。”钟正豪也来了一个拱手礼。

        

送走他们几人后,钟正豪叹了一口气。随后走进了钟倩的闺房,想看看钟倩有没有好一点。走到书房门前,发现有一张纸条,纸条上写的几句话让他大吃一惊。

        

“邦邦”的桩子声响。黑夜,悄无声息的到来了。也许是天公不作美吧,今天晚上居然下起了暴雨。

        

一个人影来到明天风铃祭要举行祭典的庙前,他打着雨伞。看着淅淅沥沥的雨,只能进去庙里躲雨。而由于夜深了,每个人都睡得很熟。外面有没有下雨都不知道。因为明天就要举行风铃祭了,所以得好好的睡一觉。

        

“喔喔喔”的几声鸡叫,天亮了起来。包青天摸了摸枕头边,发现赵伟不在床边。(额,两个大男人睡一张床?)他看到桌子上留了一张纸条:我走了。

        

“这个赵伟,搞什么鬼?走的时候只留个纸条?不是说要来看风铃祭的吗?”包青天愤愤的说道。

        

包青天打开卧室的门,一股强大的太阳光刺的他睁不开眼。看来,昨晚的暴雨已经停了。

        

“小天,你怎么才起来啊。风铃祭要开始了。”崔欢一进包青天的卧室门,便对他说道。

        

“啊?”包青天赶紧收拾祭典要用的东西。急匆匆的出门了。

        

“诶,你那个朋友呢?”崔欢大喊道。“他走了。”包青天在远处回应着。

        

虽然说有很大的太阳,但是因为昨晚上下的暴雨太大了,所以风铃村正在建设的泥土路上的水还没被蒸发掉。但是奈何今天是最重要的一天,所以就算下雨也要把祭典举行完毕。

        

一些村民捧着十分沉重的牛头羊头,还有一些村民抬着羊和牛的身子,十分沉重地走着。刘长军手里拿着一根象征着村长权利的棍子,走在最前面。村子里还有一些女的,负责边走边跳舞。

        

很多人都是听说风铃祭特别热闹,所以想来看一看。因此现场聚集了很多的人,但是他们也懂规矩,所以只是静静地看着,很少有人说话打扰他们的。

        

每个村民都有他们的分工,但是包青天他们就不相同。因为包青天一家人是有身份的人物,所以他们什么也不用干,走在队伍的最后面。而钟倩因为才受了刺激恢复了正常,所以不用干。刘子豪与包青天是发小,又是刘长军的儿子。他也是一样的。至于文园,是包青天家的客人。自古以来都没有主人叫客人干活的道理。所以文园也很轻松。至于包青天他们一家的食物,是由包青天的母亲崔欢拿着的。

        

“小倩,你真的没事了吗?”看着似乎情绪还不稳定的钟倩,包青天有一些担心。钟倩摇了摇头。“包青天,你放心吧,我没事了。—今天是风铃祭,我们风铃村最重要的一天,我可不想在这一天掉链子啊。”

        

“那好吧,但你还是要小心。”

        

包青天关心着。钟倩点了点头。文园看到了,感觉心里酸溜溜的,好像吃醋了。而包雨莲在一旁窃笑。

        

泥土路经过昨晚暴雨的洗涤,多多少少每个人的鞋底都有一些稀泥。但是跟大事相比,一些小事又算得了什么呢?

        

走了大概十分钟左右吧。他们到了一座寺庙前。刘长军双手合十,作揖。其他村民也放下手里的东西,照着刘长军的去做。一些来围观的人也开始效仿。这样的感觉都有点不像是祭典了。倒像是一种庄严的仪式。

        

这些准备工作做好以后,刘长军打算推门。因为这是寺庙,平时是用来烧香的,所以从来不锁门。但是这次任凭刘长军推门怎么都推不开。他觉得很是奇怪。便叫来几个人一起推,还是推不开。于是,他们只有选择撞门了。当撞开门的一刹那,所有人都惊呆了,看到了这样的一幕:

        

钟正豪被吊在寺庙的房梁上,在他的手上留着一张纸,只不过由于雨水的浸泡,有些字看不清了。但是依稀还能辨认。

        

“正…正豪。”刘长军惊讶着。

        

不光刘长军惊讶,在场的所有人都惊讶。

        

侦探的敏锐直觉,包青天赶紧查看了一下现场,现场只有一排脚印,也就是钟正豪的。寺庙里的门从里面用大门闩闩住的。没有窗子,也没有地道。也就是说,现场是一个密室。

        

看着现场的一切,包青天惊呆了。昨天才出现了一起杀人案件,今天又出现一起。关键的是,今天这一起还是密室杀人案。

        

“父亲。”钟倩激动的叫道。想要上前,却被众人拦下。“放开我,放开我。”钟倩大叫着。

        

刘子豪极力的拉着钟倩,她知道此时此刻,钟倩的心情是最不好受的。包青天又何尝不是呢。钟倩先前被侮辱,然后管家吴妈死了。案子还没破,紧接着,钟正豪也死了。这何尝对钟倩不是一种打击呢。

        

钟倩哭着哭着就哭晕过去了。包青天摇了摇头,示意刘子豪把她带回去。刘子豪点了点头,看了看刘长军,刘长军也点了点头。于是,刘子豪把钟倩带走了。

        

“我也去。”

        

文园说完,就跟着刘子豪的步伐走了。

        

“(哎。老钟头也死了。难道真的是报应来了吗?)”刘长军在心里想道。

        

而包青天看着现场,陷入了沉思当中。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