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包青天刑侦档案 第一案 风铃祭典

作者:曾真探 分类:科幻 更新时间:2021-08-02 06:27:58
        

第一章 小有名气

        

一火车命案

        

天平市,是中国的一个大市,其经济程度可以媲美北上广深,被列为中国五大经济城市之首。为何天平市会这么富有?主要是天平市有一个大富豪,其承包了整个天平市的经济命脉。

        

包氏集团,集团董事长包一荣正是天平市的经济人物。天平市几乎所有的企业,学校,医院,酒店,都有他的股份。固定资产竟然高达几百万亿美金。位列福布斯富豪排行榜第一位。

        

一辆列车缓缓的驶进了天平市,众人有序的上了这趟名为k572次的列车。几乎是每一辆车厢上都写着:天平-北京。k572次列车从天平到北京,全长2146公里。总共费时23.5个小时。

        

一名额头有着月亮伤疤,而且面目黝黑的少年登上了列车。他看起来也就二十出头的样子。而且别人上车都是带着行李,他却两手空空带了一本书。仔细一看,原来是福尔摩斯探案集。将票给了门口的乘务员,便上车了。

        

一位头微微有点秃的中年人腋窝底下夹着一个公文包。左顾右盼的,好像他的公文包里有什么贵重物品,怕被人抢走了似的。因为他的样子,像做贼似的。在确认没有人以后,中年人才放下心来,找到了自己的位置坐下。少年看着眼前这个奇怪的人,笑了一下。不知道是微笑,还是嘲笑。

        

包青天又继续拿起书看了起来。“不好意思,这是我的位置。”

        

一个甜美的声音响起,包青天好奇地看了看,面前的这个女孩看起来年龄不大,也就二十一二的样子。她扎着双马尾,手上还戴了一个橡皮筋,不知道那个橡皮筋是装饰还是首饰。水灵灵的大眼睛,标志性的樱桃小嘴。大概书上说的美女的特征她都占了,就是少了一颗美人痣。包青天看到眼前这个女孩,不免有一些心动的感觉。

        

女孩的那双水汪汪的大眼睛正在看着他,等待着少年的让座。而少年完全被眼前这个美少女迷住了,完全忘记了刚才美少女说了什么话。少女见少年没有反应,大声地说了一遍,少年这才反应过来。少女的这一声叫,把车厢里的人吓了一跳。少女不好意思地赔不是。

        

少年不好意思的朝美女笑了笑,随后坐在了靠窗的位置。少女坐在了少年的旁边,然后伸手把行李放在了行李架子上。这些做好以后,少女便坐了下来,开始玩起了手机。 一秒记住https://m.1dxww.com

        

此时一位乘警走过他们身边,坐在少年前面的中年人看了看乘警。又看了看坐到他面前的这个“活宝”。不禁笑了一下,然后摇了摇头。他看了看时间,随后带着公文包,往厕所走去。

        

“你好,我叫文园。你叫什么名字啊?”看到坐在自己旁边的少年,少女放下了手机,做着这样的自我介绍。既然美女都主动了,难道自己还不主动?为了给美女留下一个好印象,少年捋了捋头发,做出了一个特别帅的动作,然后做起了自我介绍。“你好,我叫包青天。”他们两个相互之间握了握手,表示就这样认识了。

        

“嘿嘿,你这个人真有意思。”文园笑了笑,把手收了回去。“你也是去风铃村的吗?”

        

少年点了点头,然后又问道:“莫非你也是?”

        

“是啊,我听说风铃村的风铃祭很出名的,所以想趁放暑假的时候去看看。”

        

“哦。”少年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

        

这个时候,又从列车车厢上上来一个人。此人戴着一副墨镜,穿着一身的黑西装,黑西裤,黑皮鞋。总之一身黑。给人的感觉好像黑客帝国。他的手上也拿着一个公文包。而且他的表情严肃,让人看起来很害怕。

        

此人环顾了一下四周,便走去厕所了。包青天注意着这人的一举一动。没过一会儿,此人便从厕所出来了。包青天觉得有点奇怪。

        

“你在看什么啊?”

        

文园好奇地问道,包青天摇了摇头。完全忘记了在他的旁边还坐着一位美女。

        

包青天坐在座位上,与文园聊起了天。

        

看来两人去的目的地都是一样的地方—风铃村。顿时间他们两人找到了共同的话题,开心的聊了起来,而且还相互加了微信。

        

“啊”的一声,打破了车厢原本喧闹的氛围。众人都往叫声这边看,是一位女乘客在车厢厕所外发出来的。包青天感觉事态不对,连忙跑去查看。而文园看到包青天放在桌子上的那本书“福尔摩斯探案集”,便有一些疑惑。

        

包青天到了厕所,看到刚才那个中年男人死了。他的手上拿着一把消音手枪,太阳穴有一个洞,而且还血流不止,应该是刚死没多久。他的公文包也被打开,里面空空如也。看来是属于财杀。

        

接到通知的乘警赶了过来,见到这种情况。赶紧封锁了车厢,禁止任何人上下车,并且让播音员播放广播。

        

“各位旅客,此次旅途给你们带来不便,请各位旅客谅解。本次列车发生了命案,即将在香川镇临时停车,请各位旅客配合,不要随意走动。”

        

听完这个广播,车子上的人顿时间就炸开了锅。乘务员在安抚大家的情绪,车厢里这才安静了下来。积极地配合。

        

车门被打开,几个警察上了列车。为首的警察肩膀上有三颗警章,应该是公安局里当官的级别。他留着两撇胡子,看起来年龄也不大。警察做着自我介绍,说他是田志成,重案组的组长。乘警便让他勘察现场。

        

田志成看到包青天一直在旁边看着,便把他驱逐到座位上去了。去到座位上的包青天还在思考着刚才发生的事,对于美女的询问,却一点也不理睬,文园觉得郁闷死了。

        

由于发生了案件,车上所有人不得上下。包青天觉得这是一个找到凶手的好机会。他仔细的回忆刚才发生的一切:

        

中年男子上了车,行为鬼鬼祟祟,在坐到座位不久以后,就跑到厕所去了,然后来了一个穿着一身黑,戴着墨镜的“黑客帝国”,他没有在车厢里逗留,只是看了一眼,便到刚才那个中年男子去的厕所了。

        

“对了,就是那个男的。”

        

包青天打了一个响指,文园有一些疑惑地看着他。包青天站了起来,开始在车厢里找人。随后笑了笑。

        

“真相,已经大白了。”

        

包青天走到田志成的身边,对着他耳语了几句。田志成吃了一惊。惊讶的问道:“这是真的?”包青天点了点头。田志成“咳嗽”了一声,众人都往这边看。“大家听我说,凶手已经找到,请大家配合警方的调查。”

        

听到警察这么说,众人也都安静了下来。随后包青天站了出来,文园坐在座位上疑惑的表情。

        

“各位美女,各位帅哥。大家好…”

        

话还没说完,一件件“武器”朝包青天扔了过来,包青天躲开了,并且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好了,不跟大家开玩笑了。”

        

大家这才停止了下来。包青天开始他的推理了。

        

“相信大家都知道,车厢上发生的事情。男子的太阳穴被打穿,看起来很像是自杀。但是,这是凶手伪装的他杀事件。”

        

“案子其实很简单,死者是应邀了凶手的邀请,准备谈一笔大生意的,所以在他才会死死的抱着公文包。那么,大家猜猜看,公文包里是什么东西?”

        

包青天饶有兴味的给大家猜了一个哑谜。而车厢里居然还有乘客附和。“那还用说,当然是钱咯。”

        

        

o

        

o

        

o.”包青天摇了摇手指头,示意他说的不对。“相信大家绝对猜不到。我来告诉大家好了,死者的公文包里装的是手枪。”

        

“什么?”

        

听到这个结果大家都大吃一惊。包青天轻轻地咳嗽了一下,众人这才安静了下来。

        

“为什么呢?其实很简单。”包青天趁机环顾了一下四周。“因为死者根本就没有想过要谈这笔生意,所以他把凶手约到了车厢厕所里,打算在厕所里干掉凶手。但是,他也没有想到,凶手知道死者不会好好跟他谈,便雇了一个杀手。将他杀了。”包青天沉稳地解释道。

        

“那凶手?到底是谁。”

        

田志成咽了一口唾沫,似乎是很想知道凶手的真面目。

        

“就是你了,乘警先生。”

        

包青天用手指了指乘警,看到自己被指认。乘警显然有些慌了,但还是故作镇定,狡辩道:“你开什么玩笑,我都没有跟死者接触过。又怎么会买凶杀人呢?”

        

“你是没有跟死者接触过,但是你从死者身边走过的时候,给死者使了一个眼色。所以,死者看了一下时间,就去厕所了。随后,你又打电话,通知你买凶杀他的人。用消音手枪杀掉了死者。”

        

“好啊,那你说。买凶杀人的是我?有什么证据啊?”

        

乘警依旧不服气,仍然想狡辩。

        

“就是这个公文包。”乘警吃了一惊,显然包青天说中了。“死者的公文包被翻空,却没有你要的东西,虽然你知道他不会跟你好好谈。但是你还是想赌一把,结果令你大失所望。所以你当时很气愤。用死者自己的手枪杀掉了死者。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杀手在杀完人以后,把作为接头暗号的公文包又还给你了吧。但是,你没有想到的是,杀手把你们两个的公文包对调了。所以,在你的公文包上,肯定有着死者的指纹。”

        

听到这里,乘警泄气了。他把手伸了出来,示意警察给他拷上。临走的时候还说了一句“小伙子,有前途。”

        

田志成路过包青天身边的时候,拍了拍他的肩膀,冲着他笑了笑。随后又把乘警带走了。包青天摸着脑袋回到了座位上。迎来了火车上群众的喝彩还有掌声。也获得了文园的青睐。

        

一个小伙子坐在列车上,偷偷地看着这一切。

        

“呜”的声音,火车又开始启动了,向着下一个目的地—风铃村前去。

        

二故友重逢

        

风铃村,村如其名。在村口有一个巨大的风铃,所以称其为“风铃村”。虽然名字是“村”,但是他的经济已经达到了“镇”的水平。就像北京的“东关村”一样。据说风铃村是包氏集团董事长包一荣的老家,所以各位也不难猜出包青天是什么身份了。

        

正是因为风铃村是包一荣的老家,所以包一荣在发财以后,投资了大量的资金,大大的投资建设风铃村。现在的风铃村跟镇没什么区别了。有着高楼大厦,还有客运站,火车站,就算说风铃村是一个市也不为过。毕竟经济摆在那里的。

        

又是“呜”的一声,列车开进了风铃村站。包青天从列车上下来以后,还不忘帮文园把行李提下来,文园道了一声“谢谢”,便下车了。

        

刚才那个看着包青天的少年也跟着下车了,他拍了拍包青天的肩膀,包青天好奇的看着他。少年做了一个自我介绍。“你好。我叫赵伟。是一名记者。”

        

包青天看了看赵伟,他背着一个背包,穿着短袖。左手无名指上戴着一枚黄金戒指。胸前还挂着一个相机。看起来也特别有钱的样子。

        

包青天和文园笑了笑,也做了一个自我介绍。于是便开始结伴同行。

        

“包青天,刚才你在火车上的推理真的是很精彩啊。”

        

赵伟夸奖地说道,这倒是把包青天弄的不好意思了,只是谦虚地回了回话。

        

包青天的手机响了,一看备注:姐姐。便接了起来:“嗯,啊。是的,我们现在到了,怎么?要来接我们吗?嗯嗯,好的。”

        

两人看着包青天,包青天笑着说道:“呵呵,我姐姐打来的,说是要来接我们。”

        

“我们?”文园跟赵伟同时说道。

        

“啊,在火车上给我姐打过电话了,我跟她说的是,跟我同行的还有一个人。所以是,我们。”包青天指了指自己和文园。

        

“就是说?我是多余的呗?”赵伟有些生气地说道。

        

“不多余不多余,刚刚好。来者皆是客嘛。”包青天笑道。

        

一辆白色的宝马车开了过来,车子还没靠近。包青天就招了招手,然后带着俩人跑了过去。

        

文园看着宝马,咽了咽口水。赵伟也忍不住摸了摸。包青天看了,不好意思的摸摸头。对着他姐说道:“粗人,没见过世面。不好意思啊,姐。”

        

“上车吧。”

        

包青天的姐姐说道。

        

包青天的姐姐叫包雨莲,她总是喜欢戴着一个蓝色的墨镜,看起来有二十七八岁的样子,至今还未婚。她的眼角长着一颗小小的美人痣。据说她现在是一个博士后,脑袋里装着很多东西。据说智商比包青天要高。

        

文园跟赵伟上了车,包青天坐在了副驾驶。包雨莲开着车出发了。而文园跟赵伟则是议论纷纷的。谈的当然是关于宝马的事情了。

        

到了包青天的家。包青天的家也许是是村子里最豪华的了,有着五层楼房,而且还有一些植物用来陶冶情操。在窗台上还有着一些小仙人球。这是包青天生母最喜欢养的东西了。

        

“那个,文园,赵伟。我呢,就到家了。我一直没有问你们,你们都不是风铃村的人,来风铃村干什么呢?”

        

“我来风铃村是听说风铃祭是很出名的,所以过来看看。”文园俏皮地说道。

        

“啊,我也是,我不是跟你说了吗?我是一名记者,想来看看风铃祭是怎么举办的?”赵伟也饶有兴致地说道。

        

“可是你们住哪里啊?”

        

“住你家。”俩人异口同声地说道。“啊?”包青天吃了一惊。

        

门“吱呀”地被打开了,从屋里出来一个看起来有四十出头的女人,虽然四十岁了,但是保养的挺好的。看起来就像是二十多岁的小姑娘一样。

        

“小天,你回来了。”崔欢说道。然后又看了看文园跟赵伟。“他们是谁啊?”

        

“妈,他们是我朋友。来看风铃祭的。”

        

“阿姨好。”俩人又是异口同声的说道。

        

“好好好。进来吧。”

        

崔欢打开了门,欢迎文园跟赵伟进去。

        

“包青天。”

        

从远处传来声音,包青天听到有人叫他。准备进屋的脚又收了回来,他一看,这不是他儿时的好友刘子豪吗?于是他高兴的过去和刘子豪来了一个好久不见的拥抱。

        

“可以啊小子,这么久不见了。变帅了啊。”刘子豪夸奖道。包青天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对了子豪,钟倩呢?”

        

“她…”刘子豪欲言又止,似乎是不能说似的。

        

“小倩怎么了?你快说啊。”包青天的情绪变得激动起来。

        

“你还是自己去她家看看吧,她…”

        

刘子豪话还没说完,包青天就一下子跑了出去。文园和赵伟跟了出来。

        

文园疑惑地问道:“包青天他怎么了?”

        

“母鸡啊(不知道)”赵伟突然说了一句广东话出来。

        

包青天一路狂奔的往钟倩家里去。村长刘长军正在跟钟倩的父亲下象棋。看到包青天在奔跑。刘长军疑惑地说道’“我看错了?那不是包青天吗?”

        

包青天好像也看到了刘长军跟钟正豪,于是便打了一声招呼就又跑了。

        

“是的,你没看错。那的确是包青天。”

        

“我靠,回来咋不通知我一声。”

        

“不管他,下棋。”

        

(钟倩家)包青天敲了敲门,没有人回应。于是他便把门撞开,看到了这么一幕:

        

钟倩衣衫不整,头发凌乱。一个年龄大概有六十多岁的女管家在一旁安慰着。钟倩还时不时地发出“啊”的叫声,显然是受了什么刺激。

        

管家吴妈看到包青天来了,便走上前。“包公子,你可算回来了。小姐,小姐她…”吴妈略带哭腔的说道。

        

“小倩怎么了,小倩怎么了。”包青天激动的摇着吴妈。“小倩到底怎么了,你说,你说啊。”

        

吴妈继续哭道:“就在不久前,混湖帮来了。他们闯进了房间,把小姐…。”说完泣不成声,听到这里,包青天大吃一惊。似乎是明白了什么。“而且还说,明天还会再来。小姐她…受了刺激了。”

        

“可恶的混湖帮。为什么不报警?”包青天质问道。

        

“警察都不敢管,混湖帮是谁啊。我们这里鼎鼎有名的黑道组织,警察都不敢惹,更别说我们这些平民百姓了。”吴妈继续哭着。

        

“可恶。别哭了。”

        

包青天蹲下来,想要安慰一下钟倩。钟倩一直叫着“滚开”,包青天连连说着“好好好。”

        

“小倩,我等下再来看你。—吴妈,照顾好小倩,我去去就来。”说完,就跑远了。

        

吴妈大声喊道:“喂,公子,你干嘛去啊?”

        

远处飘来包青天的声音。“找混湖帮算账。”

        

吴妈一听,大事不好。赶紧打电话给刘长军和钟正豪。

        

这边刘长军跟钟正豪正在下象棋,突然接到了电话。接到电话的两人都十分吃惊,赶紧召集村里民众去救包青天。

        

(包青天家)正在包青天家里做客的文园和赵伟听到外面吵吵闹闹的,便打开门查看。发现一大帮人都拿着家伙朝着一个地方去。

        

“他们去干嘛?”赵伟疑惑地问道。“不知道。”文园唯唯诺诺地答道。

        

刘子豪闷而不语,他知道村民们去干嘛去了。也知道包青天去找混湖帮算账去了,而这些村民正是去营救包青天的。

        

(混湖帮基地)混湖帮的老巢是在风铃村的一座山上。一群小喽啰在这里驻守阵地。传闻说混湖帮是一个从学校出来的混子建立的帮派,而且成员也全是学校的混子。在风铃村这个地方,算是一个地头蛇,一个特殊的黑帮组织。为什么说他特殊呢?因为帮主会功夫,而且很厉害。连警察也不敢招惹。但是混湖帮却从来不去做贩毒,抢劫,或者jia

        

yi

        

妇女的勾当,他们只收保护费。甚至有的时候还会帮警察去铲除黑恶势力。所以警察才不管。而且还把混湖帮当成“神”一样。虽然混湖帮没做什么过分的事情,但听到它名号的人,多多少少还是知晓或者是害怕的。

        

包青天从远处跑了过来,边跑还边叫着“华小操,你给我出来。”小弟听到了有异样,便拉响了警报。

        

这边听到警报的人出来了,包青天一看,混湖帮也没多少人。大概才三十多个,这么几个人也敢叫黑帮?

        

一个披着红色披风,戴着皇冠的人走了出来。在他的脸上,有一道长长的刀疤,从眼角延伸到嘴部,极其恐怖。据说他这是小时候与人打架,被人偷袭的。后来他为了报仇,去到少林寺习武,用了三年,学成了少林寺全部武艺,还会了一些奇怪的邪门歪道的功夫,也因此被赶出了少林寺。报仇得志的他,便成立了混湖帮。也算混的风生水起,至少无人敢招惹。

        

“呵,包青天。好久不见那,俗话说无事不登三宝殿,怎么?又想打一架?”

        

混湖帮老大笑着,他这一笑,让他脸上的刀疤看起来更加的恐怖。

        

“老子没空跟你打架。华小操,你好不地道。当初说好的不去风铃村,居然趁我不在,派几个小弟去入侵风铃村。还把钟倩给…”

        

“喂,包青天。”华小操打断了包青天的话。“饭可以乱吃,话不能乱说。我们混湖帮虽然名气不好,但是也帮助过警方。从来不会做这种事情,而且,没有我的命令,他们也不敢轻举妄动。你没有证据最好不要乱说话。”

        

“华小操,你…”

        

包青天显然是被气到了。

        

“想打架的话,我随时奉陪。—我们走。”华小操走了进去。

        

这边村民们来到了混湖帮基地,看到“谈判”已经结束了。钟正豪过来关心问候包青天,包青天摇了摇头,表示自己没事。

        

他们打道回府了。而在混湖帮里面的华小操却异常气愤。华小操坐在龙椅上,他的下面还有十几个小弟。

        

“这个包青天,真是可恶。公然挑衅我们混湖帮。”

        

一个脸上有着小刀疤,而且刀疤上有着缝合伤口。长相看起来十分帅气,年龄也不大的小伙子说道。

        

“俗话说,无风不起浪。包青天这么说肯定是有原因的。”华小操气道。“狄仁炎,你不是军师吗?我限你三天之内找出是谁私自去了风铃村给我惹事。查不出来,要你好看。”

        

“是。”狄仁炎胆战心惊地说道。随后又在心里想道:“(到底是谁去了风铃村。把钟倩给…可恶,要是让我知道,绝对不会要他好看。)”

        

(钟倩家)钟倩的情绪逐渐稳定下来,吴妈看着钟倩这个样子,有点于心不忍。独自泣不成声。钟正豪,刘长军,刘子豪,还有包青天,都在看着昏迷的钟倩。

        

“(可恶的混湖帮,我一定不会放过你。)”

        

包青天在心里暗暗地想道。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