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人性空间 第六章《人性的迷离》

作者:苗洪 分类:科幻 更新时间:2021-08-02 08:18:07
        

在一个雷雨之夜,我发现她还竟然有这个房间的另外一把钥匙——这是多么简单的逻辑,主人拥有所有房间的钥匙非常正常。我不知道她在这个时候打开那个房间要做什么,可能是进去关窗口。实际上,当您阅读到这样章节的时候可以设想一下。如果第三个房间里有什么重大秘密的话,她完全可以不把这个房间的钥匙交给我保管其中的一把。而事实也已经证明,用这把被我所管理的这把钥匙真正的把门打开过。而实际上这种打开是纯粹毫无意义的事情。因为还没有等我将房间的屏风移动时,子影就及时赶到“太太,对于我的到来很意外吗?别忘记,我有严重的失眠症。我得服用大量的安眠药或者说镇静剂之类的才能入睡。当然,我不会去用那种用樱粟制成的那类东西。生命仍然是我心灵中最美好,最贵重的概念。有生命的存在,你才有权力或者说去体验着一切,即便是悲剧的体验也是一件非常有意义的事情。没有体验,就没有快乐,没有体验就没有哀伤。这是心理学理论早就说过的道理。对了,太太,做梦也是一种体验,尽管梦境有时候是绝对的不真实。

        

“在梦里,我经常会接受到别人送给我的玫瑰,有活人送的,也有死人送的。尽管梦是虚假的,可是送给我玫瑰的事件却是真是的。无论是无论是活人送的,还是死人送的玫瑰,我在梦里都亲手把它们接过来。这种关于梦境的记忆非常深刻,当然还不至于深刻到我到现实中去印证那个接受玫瑰地点的地步。但是,这些梦会干扰我的灵魂。这种由空白事件所带来灵魂振动,其实和现实事件带给灵魂的震撼是同样的碰撞。这是个年轻的城市,地理是个很奇怪的布局,有山峦,有大海,还有到野外处布满了棱角分明的水晶石。那水晶石的颗粒随意散落在野外,没有人记得他们。对于这些水晶石在被人遗忘的日子里,永远都只不过是空白。可是,它们的被遗忘是一个很奇特的过程,因为从来没有任何人将他们曾经真实的拥有然后又被抛弃的那种经历,他们只不过是自然变更的结局。

        

人类的出现,让宇宙的空间具有真实的意义,可是对于这些水晶石来说,他们没有轮回。他们既没有被拥有过,所以也就谈不上被抛弃。对于被这间房间所封存的那些东西来说,实际上就是进入了一个被称为空白的空间。太太,别在那愣着。当人类希望知道一些事情的真相时,这些事情才具有特别重要的秘密意义。那些您永远不想知道答案的事情也就不成为秘密。没有答案的秘密就永远不存在。所有的密码其实在没有被解密之前都是一种空白或封存。

        

太太,想知道楚紫和山戊是怎么认识的吗?很奇特的认识过程。只是现在想起来,如果当初他们没有认识的话,更确切的说,如果不是剧院发生了火灾,他们也许并不会认识——可是,我一直又在想,对于那些早已被注定结局的事情来说,原因只不过是非此即彼的事情。有时侯,我们无法解释人与人之间怎么认识的过程。从陌生到相识,难道就仅仅是因为现在在一起工作,学习和生活就认识,就由陌生变成熟悉了吗?经过介绍和了解就是认识的基础吗?肯定还有一个超自然的力量在人与人之间所谓从陌生变成熟悉的过程中起着至关重要的杠杆作用及其平衡作用。这是个很奇怪的机制。因为有时候随着岁月的流逝,有些印象本来十分深刻的同事,朋友或者说亲人,却又会由熟悉变回陌生。

        

所以,从这点来说,人与人之间的熟悉过程,仅仅是属于经验印证的东西。也就是说,当我们在一个陌生人身上发现了一些我们曾经熟悉的特征才会接受他成为熟悉概念的同事。如果没有这种印证的存在,那么陌生人就永远只能是陌生人。所以,有时候共事已经很长时间的同事却始终不能成为朋友就是这个道理。

        

对于秘密来说,有时候会很特殊的有一种在表面上似乎是永远没有答案秘密。不要去试图揭穿所有秘密的真相。因为只有神秘感的存在,人类才有希望。当所有的秘密被解开的时候,那才是最可怕的空白。我不知道对您说这些有什么意义。反正就是想告诉你的是,不要试图去揭开这个房间的秘密。而实际上我也并不真正知道房间那些东西蕴含了怎样的秘密!我并不想知道里面的那些物品所包括的所谓真相。但是,我起码知道,因为房间的那些东西,我才成为今天的样子。但是,事情的结果并不完全证明过程。因为不同的过程,总是促成相同的结果。逻辑有时候是只是具有特殊意义存在的东西。

        

就像我一生中曾经演出过近三百场的《睡美人》,我的理解范围仅仅只是保留在王子解开恶魔对我(公主)的诅咒,我怎么对待王子就是。而实际上,这个王子的出现对于我来说,他什么时候出现对于公主来说都一样。因为对于公主来说,她沉睡的那些日子在某种程度上来说实际上就是一个全息似的空白。此时此刻的她没有意识,也没有任何提醒她在未来的某个时刻,会有一个王子来揭开她的魔咒——对于当时已经没有意识的公主来说,实际上任何提示都没有必要也没有意义。因此,肉体的封存其实就等于封闭了灵魂。所以,在我的表演中从来不会把公主的思维引导向另外一个回忆前世的方针。

        

在子影打开房门的时候,我试图以从前她在我面前突然出现的那种情形以某种克隆的方式出现在她的面前。我不知道这个决定是不是很奇怪。在公司担任程序师的时候,我对空间的认知体系发生了极其重大的变化。因为随着鼠标的点击,可以随时随地让一个死亡很久的人物他活着的画面出现在我的屏幕上,更确切来说就是看见。那些人物的生与死对于我在此刻来说,概念变得非常模糊。他们是死人,可是却以真实活着的面目出现在我的意识当中。当这种崭新的媒体方式被运用到生活中来的时候,在某种程度上来说,死亡仅仅成为一个属于强迫接受的概念——因为他们活着的不仅仅是精神,不仅仅是灵魂,还有他们真实的活动场景。而直到与浩无法用3D概念还原那朵神奇玫瑰的时候我才知道,所有的3D动画其实只不过是人为导演的产物——3D永远也还原不出那些没有原始脚本意义的画面。除非您在随心所欲的创作动画。

        

我决定尝试着在她上楼之后与她进一步近距离的精神交流——因为我和她不是同一个社会阶层的个体,是有距离的。我必须承认这一点。人与人之间本身最大的等级差别就是体现话语权的高低。所以,我和子影的谈话就只能局限于肉体之外的精神层面。她虽然只不过是个舞蹈演员,但是头脑却非常严谨,甚至是非常冷静的状况。也许就是因为她头脑的严谨,她才不会对我做出更大压力。她是一个很有修养的女人,这种修养促成了她在得知自己的孩子死亡时却依然保持着镇静的态度——当然,如果我们的文字语言再稍微那么追求连惯性的话,那么下文就是“她是一个很有修养的女人,这种修养促成了她在得知自己的孩子死亡时却依然保持着镇静的态度——可是,面对残酷的死亡现实,她又能怎么样呢”?我曾经是个程序员,在我的头脑中早已形成了对事不对人的特殊思考。

        

眼下,我在进一步的想象着,如果此时此刻我出现在子影面前的时候,她该如何面对我的到来。但是,等我来到第三房间门口向里面望去时,子影并没有出现在我的面前,很明显,她已经进入那个屏风之内的空间了。我什么也没有看见,可是当一个闪电袭来的时候也把强烈的光线从窗口射进了这个房间,我清晰的看见,屏风上映出的不仅仅只是子影一个人的身影,还有另外一个!也就是说,这房间里一直有一个人住在里面!可是,我却从来没有看见过他在这所别墅的任何一个空间出现过!很明显,那是个男人的身影轮廓,他手里明显捧着一束玫瑰花,像是准备送给别人!

        

雨越来越大,我曾经站过的那个窗口没有关——我没有过去将窗口关闭,而是在子影没有发现我的时候就立即回到了楼下——我必须得回到自己的房间尽量使自己平静。那一幕无疑是令人发指与恐惧万分的一幕,尽管闪电在屏风上留下的影像仅仅只是和剪影一般的轮廓图像,但是那真的就是一个人站在子影的对面!这种如剪影一般的人型轮廓,对于我来说,仅仅只不过是属于一个空白的认知区间!并且,从逻辑思维方面进行分析的话,闪电之所以在屏风上反射出那些轮廓,是因为屏风那边还开着一个巨大的窗口!这个窗口一定很大,因为闪电在屏风上的投影几乎是平行角度发射的光线。更确切的说,屏风那边其实不是窗口,而是一堵玻璃墙。因为如果是窗口的话,我平时在这所别墅就没有看见过这么大的窗口!就这么简单扼要,它不是窗口,只不过是玻璃墙壁而已。 首发网址https://m.1dwwx.com

        

有时候,我们所亲眼所见的情景并不是真正的镜像,它或许只是一种来自潜意识内部的一种幻觉而已。我由恐惧变成开始怀疑自己在楼上第三个房间所看见的一切并不是真实的!因为现在我才突然间想到的一个关键环节是,我并没有亲眼看见子影上楼是一个绝对真实的事情。真的没有!我只是凭感觉推测她上楼!因为她是这所别墅唯一的主人,她是否想上楼是随心所欲的事情,没有必要在夜深人静的并且是在试图避开我视线的情况下才“上楼”的,况且,她本身就住在二楼。到底是我的哪个意识环节出现了错误?我怎么会连这些极其简单的逻辑性都不顾了吗?她本身就住在二楼不说,并且我住在一楼,我又是凭借什么根据知道她一定用那把钥匙打开房门的呢?是因为——完全是因为一个具有特别重要逻辑性意义的思考方针才让我产生了这种判断:在一个雷雨之夜,我发现她还竟然有这个房间的另外一把钥匙——这是多么简单的逻辑,主人拥有所有房间的钥匙非常正常。我不知道她在这个时候打开那个房间要做什么,可能是进去关窗口。实际上,当您阅读到这样章节的时候可以设想一下。如果第三个房间里有什么重大秘密的话,她完全可以不把这个房间的钥匙交给我保管其中的一把。而事实也已经证明,用这把被我所管理的这把钥匙真正的把门打开过。而实际上这种打开是纯粹毫无意义的事情。——原来这一切都只不过是个幻觉而已!

        

原以为曾经担任程序员的我思维非常严谨,到目前为止我才知道,我的那些所谓严谨其实一直都是建立在合乎逻辑基础之上的严谨!只要你在走不出逻辑性基础情形之下所形成的所谓严谨,其实只不过仅仅是那些常识性的重复,经验的重复而已。就宛如我们总以为在参加一个豪华宴会的时候会食用到一些非常高级的食品,可是实际上因为交际,因为上等社会的压力,我们最后什么也吃不到!有时候,我们的骄傲感并非是来自体验的重复,而是对于某种事物的体验频率极少的结果。试想,一个连续十五届都获得奥斯卡最佳女演员大奖的演员来说,实在是再也没什么值得骄傲的兴奋点出现。

        

我得调整下自己的情绪。我记得刚才在第三房间凭借着闪电的亮度明显看见屏风上的投影!如果是真的,那个男人有是谁呢?我甚至怀疑,我就从来没有打开过第三个房间的房门!那样的布局实在是严重的违背逻辑!因为子影没有任何必要用屏风将房间隔开,只留下一条仅仅直接从房门到对面窗口的狭窄过道。我到目前为止才忽然发现,我从来都不知道楚紫出事的房间到底是哪个房间,他又一直住在哪个房间。错了,一切的一切都错了!子影的家里一直都有保姆存在,难道我来到这里工作仅仅是因为原来的保姆在楚紫出事后对这所具有凶宅意味的别墅心存恐惧而辞职抑或是子影辞退了她们?不对,一切的一切都不对!我们从这些事情所发生步骤可以看出,一切的一切无不都是建立在逻辑性的基础之上,您能解释那朵神秘玫瑰的血迹吗?

        

难道遵循逻辑性所思考的一切联想的一切还会有错吗?如果说这些建立在逻辑基础之上的所有都有错,那么建立在违背逻辑性基础之上的一切都是正确的。楚紫的死亡是真实的,山戊的死亡是真实的,曾经子影丈夫从澳大利亚发来的电子邮件是真实的。因为证明这些事件真实性的依据既有案件的卷宗文本,亦有子影收到电子邮件的收件记录。子影申请出国定居的一切繁杂的手续竟然在半年之内就全部完成,非常顺利。

        

在这些我所知道的系列事件当中,子影出国,楚紫身亡都是真实的存在。但是,这种来自出国的魅力却为什么只给楚紫带来了死亡的决心及信号。直到我重新回到床上准备睡觉的时候,雨仍然一直在下。请关注这个细节的真实性,我清楚的记得我是从楼上回到楼下自己房间的。证明是当我听见雨声越来越大的时候,我想到楼上看看有没有被风吹开的窗口——因为这所别墅当初建造的时候,并不流行推进式窗口,而是那种需要推拉完成闭合的老式窗口。就子影的经济条件,完全有能力将旧式窗口更换为那种比较时尚的窗口。很明显,这所别墅的外观曾经装修过,但是里面仿佛是从来没有被装修过——如果曾经里面被装修过的话,至少客厅的钢琴不会象现在这样布满灰尘。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