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人性空间 第五章《人性的重叠》

作者:苗洪 分类:科幻 更新时间:2021-08-02 08:32:29
        

我最终还是在一个夜晚的凌晨三点钟到楼上的那个房间走一趟——我想子影应该睡了。窗外的月光明亮的近乎有些发青。这样的月光明显会使精神病患者极其容易复发。我不知道我自己的精神是否有些问题,我尤其怕看见高速铁路干线上疾驰而过的高速列车。这个城市的高铁已经整整开通了五年,可是我竟然一次也没有去乘坐过。不是没有机会,而是我深深的恐惧,我一到火车站就会产生那种惧怕分离的恐惧。特别是铁路干线沿道不断出现的紫色标志灯几乎摧残着我的神经,使我崩溃。

        

当我打开这间房子的铁门时,不知道为什么特别紧张。我曾经猜测两个孩子的骨灰盒就安放在里面。我尽量保持着内向的平静,可是当我进房间之后什么也看不见。因为屏风将房间遮挡的只剩下一条直通窗口的狭隘过道,而其他的什么也没有看见。屏风是白色的,每扇屏风上都刺绣着一朵惊艳的玫瑰。“太太,您以为我的孩子真的死了吗?他没有死,他还在床上安静的睡着。要看看他熟睡的样子吗?”正当我犹豫着到底是要移动屏风观察屏风那边的情景时,耳边竟然响起子影幽灵般的声音。“不,夫人。我只是感觉我应该来这里看看。其实,您的孩子我并没有见过,也不想知道他熟睡的样子是如何的。”

        

“太太,看见窗外的月光吗?那夜色多么美丽。”我有些为难与恐惧,我想迅速离开这个我本不应该来到的房间。面对子影那阴沉的面孔,我感觉我作出这个决定的错误。但是,子影已经把门关闭。她直视着我,将我逼近到窗口。因为过道实在太狭窄,我竟然连转身面对子影都困难。空气变得非常紧张,甚至有被压迫及窒息的感觉。“别担心,我不会辞退你。你很善良,至少你长的还不丑,应该说,不那么俗气。如果你的家庭经济条件许可的话,你完全可以把自己打扮的更加高贵一些。不过,你现在的样子也很不错,至少很单纯,很纯洁。您快到四十岁了吧?这是个很不错的年龄,哈哈,八零后。我可是六零后,确切的说,是属于六十年代末班车那一代的女人。

        

“ 对了,你见过下雪吗?我可是见过,可是,到现在将近三十年都没有见过了。我本来并不生活在这个城市。哈哈,我原来生活的那个城市可不象这里,没有春夏,没有秋冬。在这里,很多贵重的衣服都穿不上,因为那些贵重的服装都太厚了。好想回到那个四季分明的城市。那些贵重的服装会让你看起来更象一位贵夫人。当然,并不是所有的贵夫人都会穿着贵重而华丽的服装。有时候,贵夫人仅仅只不过是个阶层的标志。有许多国家的没落伯爵夫人甚至只会穿着破烂不堪的衣服上街。

        

你来到这里,经过我的允许了吗?看看你粗糙的手,怎么也不像个操键盘的程序师。看看这华丽的屏风。这可是当年在大厅里举办舞会定做的。很久没有在家里举办舞会了。那时候,多热闹。每当周末,当地的著名商人,董事长都会来这里参加我和丈夫组织的舞会。十年都没有举办舞会了。我丈夫的父亲在十年前去世之后,他就去了澳大利亚继承遗产。他们可是个大家庭。可惜的是,我丈夫是他家唯一的男孩。听起来有点怪,因为他父亲是个华裔,所以,骨头里还是重男轻女。他给我们留下一笔钱,当然还有这套别墅。一去十年,很少联系——我怀疑他应该是不要我和楚紫了。

        

可是,他走的时候,曾经说了句,或许将来的某个时候,我会接你们过去。就为了这句话,我一直在等待。实际上,有没有这句话,我都得等待。因为这么大的别墅这么大的一片土地,如果真的不要我们,他也肯定不会留给我们。他比我年长将近二十岁。有时候,约定会让你看起来很美好,它会让你对未来有希望,有期待。可是,实际上约定其实是个难以挣脱的残酷枷锁,他让你在自我欺骗,自我安慰中消磨着自己的意志和生命。人生其实是没有那么长的时间去等待,等候将来那个美好时刻的到来。

        

我会时常梦见自己被大火烧死了,也会梦见自己从悬崖峭壁跌落深渊,甚至会梦见自己学会了穿越。人是最渴望穿越的动物,因为穿越可以使他回到他愿意回到的任何时光任何地点,哪怕那种体验是重复。那年我正好是第三个本命年。哈哈,再过两个本命年我就进入花甲之年了。约定的诱惑固然美丽,可是自己要度过无数个漫漫长夜。我曾经想挣脱这个约定的美丽框架,可是,楚紫还小。我必须要把他抚养长大。靠着这个信念,其实那个美丽的约定已经并不重要。约定是个具有时效的东西,它只有在你活着的时候才有效。如果你的生命消失了,约定的意义也就失效了。

        

另外,我生命中还有更重要的东西。我是个舞者,我曾经从舞蹈的节奏里找到了属于我的灵魂坐标。我曾经以为舞蹈会陪伴我度过到生命的终点。可是,澳大利亚的丈夫突然要求我去那个澳大利亚去定居。十年的等候尽管有了结果,可是,十年的风雨已经让我失去了体验与回忆过去的激情。我可以不去,但是,我又必须要带着楚紫离开这里。如果不离开这里,那将会变得非常可怕。是楚紫让我最终决定奔赴澳大利亚。这样的说法解释起来实际上很麻烦。并不是楚紫说我要求和我一起去澳大利亚与他的父亲团聚,更不是为了所谓楚紫的未来去澳大利亚——因为他爸爸留给我们的那笔钱足够他生活好几个世纪。

        

我果断作出了终结芭蕾生涯的决定。因为这个男人曾经爱过我,更确切的说,是在我生命的最低潮挽救了我的生命。因为这个男人爱过我,也是第一次向我提出了一个恳求:来澳大利亚后,你就不能再跳舞了。你是一个有身份的夫人。你必须放弃你的芭蕾生命。我是在恳求你,答应我好吗?我已经69岁了。能看见我真正爱过的女人,我可真开心。我是真正爱过的女人这句话可能不是假话,但是,至于我是否真正爱过他——夫人,您是不是知道了太多了?嫁入豪门,是多少女人一生向往的婚姻目标。你首先必须有这个外貌资本。别以为个别女明星嫁入豪门是因为自己会拍片,会演戏,是明星。这些理解都错了。因为对于那些有钱人来说,他的资本就可以制造出无数个明星。只要你有钱,国际电影节的红地毯你都可以随便走。明星的魅力是有限的,而金钱的魅力却是无限的。可是很多女演员并不完全这个道理。豪门需要的是一个能撑起豪门家业的太太,而不是一个已经结婚还在外抛头露面的戏子。

        

另外,作为一个已经嫁入豪门的女人,不要以为衣食无忧就万事如意了。这个要求太简单也太愚蠢。在这个金融荡涤不安的年代,你所要考虑的很多,至少你要看见可能发生的破产会生意亏损的危险。如果仅仅把自己当成一只鸟被丈夫养起来,那真是绝对的下策。一个嫁入豪门女人最大的成功就是,即便当你不在这个家族的任何一个场合出现,可是到处都弥漫着你的威严和威力。

        

您发来的楚紫视频和照片我已经看见,并让秘书将他的照片制作作为公司局域网的标识。楚紫可真帅,并且具有天生的贵族气质,这很令我意外。他是个钢琴师是吧,以后可也只能为我演奏钢琴了。一个有身份的孩子,那绝对是不能在公开场合演奏钢琴的。夫人,这不是武断的决定。在我们这个等级制的社会里,你无论做什么都要吻合你的身份,哪怕你是教皇。教民们绝对不会去敬仰一个在公开场合自己演奏钢琴的教皇。而另外,即便同意他演奏钢琴,他也不能成为真正的钢琴家或钢琴大师。这是个崇尚复制的年代,全息投影会把一个活生生的莫扎特,贝多芬,别林斯基呈现在你的面前。钢琴软件会演奏出比真人更动听的音乐。这已经不是个诞生艺术大师的年代。即便是您随意用哲学大师的称号去形容某个哲学工作者,那也引起大家的耻笑。 一秒记住https://m.1dxww.com

        

他走的那年,楚紫才刚刚九岁。九岁的孩子就没有了爸爸在身边。没办法,别墅院里有个很大的花园,我不能让它荒芜了,后来就请了园艺师来照管。——

        

面对子影的叙说,我感到非常的自卑。我没有任何超过两千元的首饰。面对着眼前的子影,我不知道是恭维还是该说点什么。当然,这还不是最主要的。她是一个很有思想的女人。她的抽象思维能力超乎我的想象。这种超乎寻常的思维方式,即便我作为程序师的时候,也没有如此的严谨。我很难理解这种近乎机械的严谨竟然会出现在一个现代舞蹈家的思维机制中。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是,子影的话语至少让我改变了许多关于人生哲学的常规思考。我必须承认的是,冷血并不等于没有感情,只不过是思考的层次不一样。

        

无疑,这个关于爱的约定至少在我看来有点假。如果说一对年龄相差二十岁的夫妻之间有爱的约定实际上只不过是个传说而已。它可能是虚无缥缈的,也可能是以某种利益驱使下的所谓约定。这中间似乎更有意思的是,他们两个年龄相差悬殊的男女如何走到了一起。很明显,在我们的故事没有被结束之前,这仿佛是一个缺少逻辑垫铺的爱情故事,像空中楼阁般那么不真实,可是,他们之间有爱的结晶,男人出国前又为他们留下了足够几个世纪的生活费,又真实的证明着这个男人某种意义的真爱存在。

        

如果要追溯这份爱情的由来,很明显我们首先要明确要知道在当时他们之间存在着怎么样的结合基础。实际上,当您仔细阅读这一章节的时候,就会明确发现,对于这场所谓的爱情来说,它只不过是个单方面的爱情契约。并且,我们需要求证的一点就是,这所规模浩大的别墅是否是在子影嫁入之前就存在或者说在嫁入之后的某一时间才建造的。当我们的故事写到这里的时候,很明显我们的故事在这里是在为这场在逻辑上应该归属为非对称婚姻的历史寻找弥补历史的空白。即便这种空白被弥补,似乎是在某种程度上也无法证明这种爱情的真实感与真实性。因为很明显,到目前为止子影所留给我的所有印象都不是建立在这种由夫家提供的富有条件之上——也就是说,她根本就不是一个物控女或者说虚荣女人。她有自己充裕的艺术资本,有自己的事业,这种独立的资本或许让她从来就没有真正把目前的这些财物当成自己的人生资本。

        

不知道您是否有这样的感觉,也就是说,我们从男方口口声声称子影为爱人或者说亲爱的时候,似乎有种非常格格不入的感觉。那个男人在说台词。更加确切的说,是在演出话剧。实际上到目前为止,我们可以从这些话剧似的台词中也可以推理这个男人今天爱的多么勉强,多么机械。我们绝不相信的事情是,上流社会阶层的男人都是这么机械这么冷冰冰的口气。当然,至少这个男人从前真正爱过子影——不然的话当初也不会将她迎娶回家。

        

我们另外还有一个比较大的困惑也是值得肯定的情形是,他们之间的结合肯定还有一个不为人所知的秘密。也就是说,按照这个男人当时的年龄来说,已经是将近五十岁的男人了。子影很明显不是他的第一位夫人——他绝对不是那种到了五十岁才决定结婚的男人。因为对于这种具有庞大家业链的男人来说,生儿育女继承财产继承职位是高于一切高于爱情的事情。他可以不爱任何一个女人,但是,他也必须和一个与爱情无关的女人去结婚去养育后代,这是逻辑性所决定的事情。而同样,对于这种大家业链背后的强大家族来说,爱与不爱都不是你个人所能决定的事情。除非他的整个家族所作出的决定是最终把所有的家产全部捐献给国家或慈善机构。

        

这种假设实际上有很多漏洞,对于所有有后代的人来说,都希望自己的财产后继有人。即便是希腊女船王也不例外。作为老船王奥纳西斯女儿的克里斯蒂娜1976年成为正式继承人。也就是在1973年这一年,老船王年仅24岁的儿子亚历山大在一次飞机失事中因伤势过重而死。在儿子横死、妻子离心的双重打击下,奥纳西斯一病不起,两年后,溘然长逝。人们纷纷传言,这是“奥纳西斯”诅咒。老船王惟一的后代、24岁的克里斯蒂娜便理所当然地成了庞大的奥纳西斯油船王国的女船王。而克里斯蒂娜本人在经历了四次失败的婚姻后,小雅典娜已成为克里斯蒂娜生命的全部。——我们并不打算以唯物主义者的方针或者说唯心主义的方针来评价那个爱过子影的男人,或者说,他根本就没有那么大的觉悟。因为从他发送给子影的电子邮件内容明显可以看出的是,他是真心诚意作出了要子影及楚紫到澳大利亚定居的决定。

        

“太太,看见启明星已经在东方渐渐的升起吗?我累了,咱们先回去休息吧。不过这个房间的钥匙要暂时交给我自己保管。太太,告诉你,别到这房间去。它是一个死亡,是一个诅咒。等等,等我再考虑几天再决定这把钥匙是否最后还要交给您。您认为那个男人这次要我和楚紫到那个国家定居,说得好听些就是和他团聚。可是这十年里,即便近几年来他经常来国内洽谈生意也没有来探望我们。这可不要谁告诉我们,因为他每次回国都会有大幅的媒体报道。当然,这些楚紫并不知道。他永远也不知道这个苍老的华裔企业家就是他的亲生父亲。我本想一直坚守着这个残酷的秘密。可是,我无力挽回他已经知道的事实。”

        

当故事进行到这里的时候,我突然有一个设想,原来花罩里的红玫瑰是否就是子影所谓珍藏的爱情信物呢?而那个神秘的老太太正是依据子影夫家雄厚的经济实力才敢大声质问玫瑰为什么不是那一朵呢?可是,如果是这样的话,她又有必要以这种非常奇怪的形象出现吗?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