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人性空间 第三章《人性的顺序》

作者:苗洪 分类:科幻 更新时间:2021-08-02 06:30:20
        

在我来到周家做家政工作之前的一个月,子影来到殡仪馆送别她的孩子最后一程。两个孩子的遗容经过化妆,给人带来栩栩如生的感觉。他们安静而安详的躺在殡仪馆的遗体告别室。本来按照殡仪馆的惯例,两具遗体不能同时摆放在遗体告别室。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子影却坚持将两个孩子的遗体并列停放在这里。因失血过多造成的苍白遗容,现在经过处理,又仿佛呈现着生前的帅气与青春活力。遗体被玫瑰环抱着。似乎是一切都终止在这一刻。并且子影还请来修女为他们做最后的祷告。两位修女在为他们祷告之后,迅捷就离开了遗体告别室。实际上,修女出现在殡仪馆的现象,除了在那些信仰基督的死者在进入天堂的最后时光里都会接受这种祷告。这是一种非常奇特的风景。殡仪馆拒绝迷信,但却不拒绝修女的介入。修女走进中国殡仪馆是上帝与如来融会贯通的结果。中国人死后上天堂的美好愿望在这里被体现的更直接一些。

        

在子影来殡仪馆的时候,与浩也前来陪同。尽管这是个一个与法律无关的案件。可是,实际上除了认定属于自杀之外的结论以外,许多背后的密码仍然迷雾重重。包括那束神秘的玫瑰,为什么会有血迹。经过无数次力学方面的模拟,证明两个孩子自杀确信无疑。如果对于其他作家来说,探究两个孩子自杀的秘密实际上是一个非常复杂而艰难的书写过程。因为在我们的小说已经更新到第三章的时候,连两个孩子为什么自杀的线索及密码没有任何进展性的破解。没有任何的具体事件可证明他们自杀的确凿证据。这应该是一个非常困惑的问题。两关于个孩子本身所有的电子文件,联络信息都无法取证。这似乎是个只能永远被隐藏的秘密。我们不知道从那些毫无逻辑意义的玫瑰,钢琴中探测出如何的秘密。但是,事情总会有水落石出的那一刻。

        

与浩在两个孩子的尸体即将火化之前,暗中发现子影的眼泪分别滴在两个孩子熟睡的面颊。与浩甚至还看见,子影将早已准备好的两枚戒指分别套在了两个孩子的手指。

        

山戊的同事们也前来参加了遗体告别。在这些同事当中,有一位自称是山戊女友女孩子的表情带给我们一线席位。因为从她的表情来看,不仅没有任何的悲痛,反而异常的平静,甚至有一种莫名其妙的解脱感。这是一位极有内涵的女孩。淡淡的妆容显示着深厚的化妆功底。我们听见子影称呼她为林惠,这大概就是她的名字了。如果按照山戊的年龄推测,他恋爱应该是正常的。

        

“他从来就没有爱过我。我们只是形式的恋爱关系。他总是说,我们的关系不可能,甚至说,你愿意和我一起到盆地贫瘠的山村生活吗?当我毫不迟疑的告诉他愿意的时候,他不但没有表现出任何的愉悦之情,反而极其烦躁的回答我说,对不起,请允许我再考虑一下好吧?

        

“山戊是个来自山区的贫困孩子。可是在上学的时候就表现出出色的计算机天才。典型的白领苗子。尤其是因为外表帅气,成为无冕校草,应该是无敌校草。他从来没有因为自己去学校的饭厅吃饭只点那些最廉价的蔬菜或主食而感到自卑。他面对那些富家子弟送给他的无数饭票除了透露出淡淡的感激之外,但还是把饭票还给了同学。他的衣服永远是那么简洁而干净。每当看见其他的同学满身名牌时,他总会偶尔抚摸下自己陈旧但却阳光的服装,然后只是笑笑,便继续学习自己的课程。在这么一个价值多元的时代里,随着理财方式的丰富和理财金额门槛的降低,理财的大门也逐步向大学生敞开。调查显示,大约有57%的学生通过不同形式进行过理财。在一项理财科目调查被调查的学生中,45%选择了余额宝、理财通等产品,21%的学生选择传统的银行定期存款的形式,购买股票和投资P2P网贷的学生仅占4%和2%。而在进行投资理财的学生中,风险是学生最看重的因素,其次是收益和产品声誉可信度。在进行投资理财的学生中,比较关注理财信息的学生仅占18%。半数学生仅“随意看看”理财信息,仅有两成高校有投资理财方面的社团、理财课、讲座或其他理财活动,八成高校从未提供相关帮助。某些高校为加强学生理财观念培养,也为学生提供更多理财指导。

        

而他尽管贫困,但是却从来不利用所谓的假期勤工俭学。也从来没有想到过去理财。他没有社交圈,没有公众号,也没有微信。他年迈的父母既不会使用这些现代联络工具也不会去煽情自己的留守孤苦。一对拾荒过来的山区老人,应该有这种心理承受能力。总是放假很快的启程回到那个贫瘠的山村。我是个学生,我的主要任务是学习。如果说将校园的美好时光应用在怎么向你的同学推销那些毫无意义的产品,你还不如申请退学专心去做生意。何苦拿着父母亲殷切的希望和期待去赚钱?

        

“我在乡下的父母并不是我的亲生父母。每当放假的时候,我都是第一时间去购买最廉价的车票赶回那个令我灵魂牵挂的故乡。他们也不可能是我的亲生父母。因为他们都将近八十岁了。他们毫不忌讳的告诉了我这点。我不是他们的亲生孩子,只是当年他们在某大城市拾荒时抱养的。他们并不知道我的亲生父母是谁,只是在一个寒冷的深夜里,由一个女人把我送给了他们,并叮咛把孩子好好养大,我们会感谢你的。但是,有个要求,我这里有笔钱,够你们十年拾荒的收入。离开这个地方,随便到哪里都可以。只是不要再让孩子出现在这个城市。我养父母是善良的山里人,没有那么多心计。看着可怜的我,也就是刚刚出生一个星期的样子。母亲亲我的时候,明显还流泪,孩子,咱们就回家。遗憾的是,这个女人并没有追问我的养父养母是哪里人。在我十岁那年,已经年迈的养父曾经带我去过那个城市。养父问我这里美吗,我只是毫无表情的点头,但是这里的麦当劳还有刚刚我吃的油炸鸡腿更好吃。爸,回家后你给我炸鸡腿好吗?

        

“后来我才知道,这种油炸鸡腿的正式来源及名称是肯德鸡产品。爸爸怎么会可能会做这种食品?清楚的记得,我和养父回家后,他就杀了一只老母鸡,做肯德鸡给我吃,吃的时候直嚷,爸爸骗人,根本不是城里的那种味道。妈妈不高兴了,当时就说,孩子,这可是一只有九岁的老母鸡了,几乎和你的年纪一样大。呵呵。等有空妈带你再去城里吃。妈知道,这叫什么老头鸡,那包装上好象有个老头。这时候我才想起,爸爸在城里给我买肯德鸡的时候没有把包装给我看。

        

“我们山里人从来就没有家乡的贫穷当成现代悲情去换取社会感动及善人的救济。我们贫穷但并不等于是追求及信念的落后。我们的贫穷并不是因为我们的懒惰。在我们那里的土地上,盐碱地是我们主要的土地。这种天然的土壤,是无法通过所谓的土地改良来争取高产粮食的。我们贫穷,但从不掩饰自己的贫穷,我们无论在何时何地都不会强说自己富有。我父母亲拾荒的时候,经常是捡一只矿泉水的空瓶,装上自己烧的开水,然后就喝上一天。妈妈说,第一次用矿泉水瓶装开水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那瓶子居然变形,甚至因为扭曲只装下一点点的开水。妈妈研究了一会才发现问题。原来那矿泉水瓶是塑料制品,怪不得稍为热一些的开水就会使它变形或扭曲。这就是说,我们山村的农民并不缺乏思考的能力。他们祖祖辈辈生活在那里,一直都是这么过来的。他们甘愿坚守着如此贫瘠的土地却世世代代也没有打算离开过,是一种文化,是一种热爱乡土的品行。

        

“在某种程度上,亦可以说是一种文化。我们很反感那些乔装悲情的描绘,在我们山里,到处都有流动的小溪甚至冬天会产生热量,根本没有八年不洗澡之说。我们的贫穷不是因为品行的劣根难除,而是因为我们缺乏优良的土地及便利的交通系统。尤其是后来,我到大城市读书之后才发现这种由交通因素所造成的贫困是多么直接。在这个城市里,那些出生刚满月的小兔子,竟然卖到60元一对。而在我们山里,十多斤重的成年兔,二三拾元就随便你抱走。那些刚满月的小兔子,明亮的大眼睛里闪烁着对宇宙,对大地,对人间的模式感急好奇心。但是,他们水汪汪的大眼睛却阻止不了任何水滴的侵蚀,只要有一杯水倾倒在他们身上,他们的生命便就此毁灭。而且它们的抵抗力也特别微弱,有次我好意的给家里的小兔子喂了一朵玫瑰花,下午就乌乎。还有玫瑰,在我们山区是常见的花卉,可是在情人节到来的时候,可卖到二十元一枝。我们自家种植的果树,每当收获季节来临的时候,随便到树上就吃个够。从来没有发生到城里捡垃圾筒烂苹果的事件——也不可能。 首发网址https://m.1dwwx.com

        

我们追求文明的心情是永恒的,是一种初心。因为我们那里的学生除了考取大学不得不离开故土之外,都是每天要来回步行几十公里去上学。我们不是没有钱去住校,而是因为我们要回家。我们没有电话或手机和父母亲保持必要的联系,我们必须回到自己的村子,和父母亲度过一个平安的夜晚。现在的学校,甚至教室里都有直播,他们的父母亲随时随地都可以知道他们的孩子是否平安。

        

“山坡上到处都是野玫瑰和月季花。直到后来我才知道区分玫瑰和月季。不知道为什么漫山遍野的玫瑰和月季不仅没有让我欢欣,反而暝暝之中带给我一种淡淡的忧郁。这种忧郁的气质一直隐藏在我内心世界的最深处。因为我仅仅只是一个山里的孩子,只有那些有教养有学问有经济条件的人才有资格去忧郁。当我年纪再大一些的时候,从那些文学作品才知道,忧郁的颜色是蓝色的。我是个穷孩子,不配拥有这种属于高贵而宁静的颜色与气质。可是,气质是天生,是你赶不走也唤不来的东西。气质是天生的,不管你再有钱,气质是无法用金钱购买的物质。

        

“不知为什么,当山村的孩子们渴望有一部属于自己的电脑时,我却非常渴望能够拥有一架属于自己的钢琴。当我上高中的时候,学校的播音室就经常播放理查德克莱德曼的《命运》激励我们早上起床去操场跑步。原来音乐竟然还有如此的激发力,每当我跑步疲惫不堪时听见这首钢琴曲就会激情无比。后来才我知道,对于我来说,拥有一架钢琴比拥有一部电脑更困难。从那个时候起,我就立下了一个最简单的目标:先有电脑,后有钢琴!我不知道,山村的父母为什么竟然遗传了这种蓝色的基因给我,我一直对此都感到非常困惑。

        

“在那个时候,大约是刚刚进入世纪变更的二十一世纪。当满大街的孩子们已经能够使用OISQ那些最简单的软件时,我们学校的老师还在争用着学校唯一的一台有两个硬盘的古老电脑。再往前,就是BP机的英文时代及中文时代,再往前,就是移动小灵通的时代,而稍后一些时间的话,中国拥有了自己的联通及移动。联通及移动的迅猛发展,使大街小巷再也看不见戴着墨镜的大哥大男人的酷相。”

        

大约是下午四点多钟的时候,两具遗体已经变成骨灰而送入骨灰盒。这时候的太阳已经明显西下。因为有淡淡的云层,太阳只能透过云层的间隙射向大地。时间仿佛是就此终止了,又仿佛是一切都是重新开始。当骨灰盒被放在领取台的时候,对于与浩来说,面对着骨灰盒深深鞠躬实际上是没有任何必要的举动。但是,山戊的经历却让他感动与激动。他也是一个穷孩子过来的,他的家乡也盛开着大片大片的玫瑰。是玫瑰给了他更多的联想。仿佛,山戊的某一方面就是他自己的影子。他决定由警车护送山戊的骨灰回家。子影坚持说不用。是人性驱使与浩作出了这个决定。当生者与死者产生共鸣时,人性就是灵魂的桥梁,就是沟通的纽带。而此时此刻,子影也作出了一个重要的决定,把两个孩子的骨灰同时接到自己的家里,他们在生命的最后一刻是在一起的,那么在他们没有生命的日子里也应该在一起。

        

人性使生者与死者之间的距离明显被缩小。子影突然感觉自己好冷。在回家的路上,她一路撒播着玫瑰的花瓣,按照这里的习惯,在亲人死亡后,都要在回家的路上撒播花瓣作为死者灵魂的引导。如果没有这些花瓣做标记,死者的灵魂可能就无法随着亲人一起回家。可是,这些骨灰子影把他们安置在家里的哪个位置呢?难道就是第三个房间吗?我产生了一种愿望,因为我从来没有见过他们是什么模样。在子影的家里也没有摆放他们任何的照片。后来发生的事情基本也没什么更大的冲突与波澜。已经年迈的,山戊的养父养母不知道为什么作出了让山戊的骨灰留在这里的决定。当子影提出要他们多住些日子的时候,他们却婉言谢绝。他们说,山里的空气新鲜,这大城市的空气总是给人带来无法呼吸的感觉。山戊活着的时候就喜欢一个人到山坡上看野玫瑰,这是从家里采摘的玫瑰,用土办法已经保鲜了好几天,就把这些花留在这里陪伴他。山戊的养父养母是座飞机来到这个滨海城市的,而从那个偏僻的山村到县城竟然要座10个小时的公共汽车。

        

如果山戊的养父养母当时说出以下的这段话:他本来就不是属于大山的孩子,应该让他回到他应该去的地方。可是不知道当时他们却为什么没有说出这句话——其实是我自己多想了。山戊坚强不屈的意志曾经让他坚强的走过贫困,走过没有见过亲生父母的煎熬与体验,可是到底是因为一道什么样的难关使他告别了人世?

        

埃米尔·库斯图里卡曾经这样说,人生来就会遗忘。随着时间的流逝,遗忘逐渐成了人类的一项基本艺术。人总有些思绪是受激情支配的,倘若遗忘这个君王不能弱化这些思绪,不能让它们恢复理智或是变得井井有条,那我们的大脑可能就只是一个简单的集装箱。如果遗忘不能以同样的方式掩盖我们生活中的不幸,我们只得将苦痛看作灵魂无休止的流露,若事情真是这样的话将会发生什么呢?要想活下去也许是不可能的了。

        

至于那些巨大的欢乐亦是如此。如果遗忘不能将快乐麻痹,我们最终会变成疯子。正是遗忘减轻了失去爱人的痛苦。假设你和另外一个男孩同时喜欢上一个女孩,课间休息的时候,你的竞争对手在操场上给了你一记耳光,并因此获得了女孩的芳心,这时,只有遗忘才能够抚平无法挽回的爱人带给你的伤痛。时间逐渐消逝,相纸上的涂层晕染了照片,而伤口也慢慢的愈合。或许,山戊的死亡是因为没有学会遗忘而仅仅只是生活在记忆里。

        

细心的与浩在遗体告别室曾经发现过这样一个细节,就是从子影和林惠双方的眼神明显可以判断她们是认识的,可是不知道在殡仪馆的整个过程中她们都没有做过任何内容的对话。而林惠在和与浩交谈与山戊有关方面的话题时,林惠也没有对子影做出任何的提及。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