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修真界。

        

正当白羽尘和沐惜霜在花园内散心的时候,林清泉溜溜达达的跑过来了。

        

白羽尘的脸顿时就黑了。

        

他觉得林清泉这孩子虽然人品是没问题,不过眼力劲实在是有点太欠缺了。

        

“宗主,出事了!”林清泉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已经被锁定了:“刚才祠堂的人说,咱们老祖的牌位动了!”

        

“有这事?”白羽尘顿时就是一愣。

        

两分钟后,青罗宗祠堂。

        

到了之后白羽尘才发现林清泉说的算保守了的:这哪是动了啊?这特么分明是在蹦迪啊……

        

然后白羽尘就笑了。

        

“宗主,这到底是咋回事?”林清泉不解的问道。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是有阵法师向我发起挑战了。”白羽尘走了过去,一边篆刻阵法一边解释道:“阵法师之间的斗法有个不成文的规定,通常是先给与对方某种信号。” 首发网址https://m.1dwwx.com

        

白羽尘篆刻的阵法并没有什么实际的用途,可以理解为是一种信号:他答应挑战了。

        

白羽尘很久都没有和人切磋过阵法了,现在突然冒出来个对手,他多少也有点手痒痒。

        

“接下来就看对方要怎么出招了。”篆刻完回应阵法后白羽尘拍了拍手,然后语重心长的对着林清泉说道:“清泉呐,你不喜欢研究阵法我也不强求,可是像这样的基本知识你终归是要了解一些的,不然出去了可别说你是青罗宗的人。”

        

林清泉讪笑了一声:“宗主,我知道了……”

        

白羽尘无奈的摇了摇头:算了,跟他说这些简直就是浪费口水……

        

仙界。

        

白天宇的神色顿时凝重了起来。

        

刚才他通过和自己在修真界的牌位制造了点动静,希望可以借此提醒自己的后辈。

        

可是后来自己和牌位只见的联系一下子就被人给隔绝了大半……

        

现在看来自己的牌位还在,青罗宗应该是还没被人给灭掉。

        

可是为毛这些后辈给自己提供的信仰之力这么少?

        

不,已经不能用少来形容了。

        

因为和完全没有都差不多了……

        

难道说这些后辈把自己这个老祖给忘了?

        

这群家伙!

        

修炼着自己当年留下的功法却干起了数典忘祖的事情,简直太可恶了!

        

想到这里,白天宇再次施展起了仙术。

        

祠堂内。

        

“清泉,去吧弟子们都召集起来。”白羽尘淡淡的吩咐了一句。

        

阵法毕竟是青罗宗的招牌手段,现在难得有人跟自己切磋一次,白羽尘觉得这是一个很好的让弟子们观摩的机会。

        

到时候自己可以一边应对挑战一边帮弟子们讲解讲解,自己也能借此松松脑子放松一下。

        

“乒!乒!乓!……”林清泉刚刚出去,先祖的牌位再次晃动了起来。

        

只不过频率没之前那么猛烈了而已。

        

白羽尘的眉头顿时就皱起来了。

        

说实话,他有点生气了。

        

对方发起挑战没什么,哪怕是第一次选择了先祖的牌位他都可以暂时忍耐。

        

可是这一而再再而三的对先祖牌位不敬,这就很过分了!

        

如此看来对方怕不止是切磋这么简单了,搞不好对青罗宗怀有某种恶意了已经!

        

三大帝国的人肯定是没有这个勇气的,难道是其他远处的未知势力?

        

想到这里,白羽尘眯了眯眼:不管是是什么来头,敢对青罗宗不敬,那就要做好付出代价的准备!

        

一刻钟后,青罗宗广场。

        

广场正中间摆放着一张供桌,上面放着贡品和先祖的牌位。

        

尤其是那个老祖的牌位还在一直不停的蹦跶着……

        

所有人心中都是纳闷:宗主今天玩的是哪一出?把我们喊来就是看老祖牌位蹦迪?

        

白羽尘负手立于供桌之前,静静的看着宗内的长老和弟子们。

        

“今天着急大家过来,我因为有个阵法师对本宗主发动挑战了。”白羽尘开口了:“本来阵法师直接的切磋是很常见的事情,这没什么。”

        

“但是!”白羽尘话锋一转,语气也严肃的指着桌子上蹦跶的老祖牌位:“对方一而再再而三的亵渎老祖牌位,这已经严重超出底线了!”

        

众长老和弟子们顿时恍然的点了点头。

        

身为以阵法立足的青罗宗一员,阵法师之间的挑战他们自然是清楚了,

        

通常来说这种挑战只是随便释放个信号意思一下而已,现在对方竟然拿自己先祖牌位开玩笑,这的确就很过分了!

        

“我之前一直教导大家要坚守本心以和为贵。”白羽尘继续说着:“但是当地人眼中践踏咱们的底线的时候,咱们必须要给他应有的教训!一口气打服他,打怕他!虽然老祖已经飞升了数千年,但是青罗宗是老祖一手创立的,没有老祖就不会有今天的你我。对方如此

        

亵渎老祖,不可饶恕!”

        

“下面,本宗主就会用尽平生所学打败来犯之人。一会儿你们都好好看好好学,回头有不懂的地方可以提出,我会一一解答。”说完之后,白羽尘便专心布置起了阵法。

        

阵法师之间像这样以某样物体为媒介的隔空斗法虽然看上去不如寻常的阵法那般绚丽,但是其中所蕴含的危险可是一点都不低了。

        

一个大意,就可能送命了!

        

宗内众人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白羽尘的每一个动作,生怕遗漏任何一丝细节。

        

他们可是知道的,自家宗主曾经在高人那里得到过一套阵法神书的。

        

只是宗主平时都是自己闭关研究,从未在人前动手过。

        

他们想知道,宗主现在的阵法造诣到底达到什么程度了。

        

看不懂没关系,先记下来就是了,反正肯定没坏处!

        

白羽尘的手很稳,每一步都无比的仔细和认真。

        

随着新的阵法篆刻完毕,老祖的牌位终于再次安静了下来。

        

仙界之上。

        

白天宇整个人都不好了!

        

因为他发现自己牌位上传来的阻力越来越大了,大到自己几乎都快要无法控制了!

        

虽说他还没有尽全力,再加上隔着仙凡两界会增加控制牌位的难度,不过别忘了他可是地地道道的仙人的!

        

下界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

        

意识到问题有点严峻后,白天宇立马全力应对了起来。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