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薄少的二婚罪妻 第315章 你怎么比我还紧张?

作者:燕书 分类:都市 更新时间:2021-05-13 02:05:18
        

宋知舟在手术室门口顿住步子,回身看向那个叫嚷得最厉害的家属。

        

因为争执声太大,他声音也扬高了些,但声调和气。

        

“家属放心,主刀医生资历深厚,不会更换。您现在节省的每一秒,都会让您家人多一分生还的希望。”

        

叫嚷的那家属气势弱了一下,还想说什么,被其他几个家属拉住。

        

宋知舟回身,跟另一个医生进了手术室大门。

        

隔离区换鞋,再是消毒洗手,进更衣室换无菌手术服,他将手上钻戒摘下来放进储物柜,带上无菌手套。

        

跟他一起的医生一边也另外换了套手术服,一边跟他陈述情况。

        

“腹部多器官崩裂受损,颅内重创,多发外伤,失血性休克,血压急降。手术中出现一次心脏骤停,已经采取了紧急措施……”

        

宋知舟听着,但没应声,口罩遮住了他大半张脸,也遮住了他有些发白的面色。

        

他多年没进过手术室了,以前做手术是家常便饭,经过薄斯年那件事情之后,潜意识就开始接受不了手术刀。

        

他从更衣室往里走,身后的医生跟过来,再进一道门,到达手术区。 一秒记住https://m.1dxww.com

        

伤者已经打了麻醉,处于昏迷状态。

        

崔颖穿着手术服,额上涔涔冒汗,旁边下手频繁给她擦汗。

        

血迹沾染在绿色的手术服上,形成大块发黑的斑块。

        

手术台上的强光,照得她一张脸白得近乎透明。

        

宋知舟走近过去,跟她对换了位置,所有的情绪都在无声无息间,没有医生出声。

        

他没有抬头,操作时淡声问了几句,崔颖在他旁边回答着。

        

她情绪控制得已经算很好了,声线还是有些微的发抖。

        

伤者的情况过于危急,手术的失败率不低,而无论如何,如果宋知舟没有出现,这场手术她也必须要做下去。

        

手术室外,家属还在情绪激动地说着什么。

        

陆宁坐在离他们较远的走廊长椅上,抬头又看了眼时间。

        

已经快到下午一点了,离宋知舟进手术室的时间,过了快一个小时。

        

没有半点消息能传出来,只有手术室门上显示着的几个大红的字,证明手术是还在进行中的。

        

家属的情绪也开始越来越绷不住,有近乎谩骂的声音传到陆宁耳朵里。

        

“一个女人就该好好在家相夫教子,跑出来拿的哪门子手术刀?这不是祸害人是什么,我就不该签字同意她做主刀医生!”

        

“我儿子要出了个好歹,我非得告得她身败名裂倾家荡产不可!只怕她那资历证书,都是凭关系弄到的吧?”

        

陆宁侧目淡淡地扫视了一眼,那女人还在手舞足蹈地叫嚣着。

        

她手指用力掐进掌心里,将视线收回来,低着头静坐着。

        

他多年没做过手术了,不知道此刻有多紧张,也不知道顺不顺利。

        

而且都这个时候了,他还没有吃午饭,不知道饿不饿。

        

那些肮脏难听的声音一直隐隐绰绰地传入她耳朵里,外面不能起争执,她无论如何不能过去辩驳几句,但心里觉得有些悲凉。

        

一场手术,所有人关心的只会是患者,没人会关心医生怎么样。

        

手术成功了,是理所当然,而医生是职责所在。

        

可如果失败了,主刀医生又会要面临多少指责谩骂,要承担多大的责任和压力。

        

会不会在不少家属心中,会认为所有罪过都在医生。

        

她手垂到身侧,抓着长椅边缘,紧张得有些呼吸不过来。

        

担心他出事,担心伤者伤势太重抢救不过来。

        

如果那样的话,他该怎么办?

        

她低着头,直到听到身边人叫声传过来:“要出来了要出来了!灯灭了!”

        

陆宁立刻撑了下墙面,站了起来。

        

看过去时,崔颖正穿着手术服从里面出来,哪怕是戴着口罩,也遮不住她面上的白。

        

她走近了家属开口:“手术顺利,伤者已经脱离了生命危险。麻烦再等待半小时,术后观察和麻药散后,伤者会被推回病房。”

        

围上去的家属立刻长吁了一口气,刚刚连声谩骂的那个家属,也立刻变了脸色,出声道谢。

        

“太谢谢医生了,我儿子伤势那么重,幸好遇上了您!您真是女中豪杰,华佗再世,太谢谢了太谢谢了!”

        

陆宁盯着崔颖身后的手术室门,直到门再一次打开,宋知舟从里面跟着几个医生一起出来。

        

其他医生身上的手术服已经换下了,但他没有,陆宁立刻意识到他状态不好。

        

但在家属面前,医生的情绪无论如何不能垮下来,他经过家属,再经过她身边。

        

陆宁赶紧跟着他离开,伸手想要扶他时,他手立刻往旁边收了一下。

        

“脏。”他低声说了一句,声音沙哑得很。

        

陆宁再伸手过去扶住他,淡声应着:“没事。”

        

后面有医生关切地跟过来,想要询问一句时,她回身看过去:“他没事。”

        

那几个医生这才先散去。

        

她扶着他进了休息室,再脱下自己身上的外套垫在了沙发上,让他坐下。

        

他身上手术服没换,上面还有血渍,血腥味很重。

        

宋知舟边摘口罩,边抬头看她:“帮我把门关一下。”

        

陆宁赶紧回身,走过去将休息室的门关上,再反锁。

        

折回来时,她看到他口罩已经摘下,嘴唇白得没了半点血色。

        

休息室里有衣柜,分很多格,她走过去,打开他那一格,从里面给他拿了衣服出来。

        

她再走到他面前问他:“能起身吗?手术服味道太重,你穿着不好受。”

        

宋知舟撑着沙发站起来,垂眸看着她。

        

陆宁将他手术服解开,里外两件都脱下来,再拿了一个袋子装上,先放到了一边。

        

她贴近他身上闻了闻,再说了一句“还好”,给他穿了件上衣。

        

低头再看向他的手术服裤子时,她迟疑了一会,犹豫着要不要下手。

        

医生状态恢复得很快,宋知舟情绪已经基本稳定了下来,看她这幅有些发愣的模样,低笑了一声。

        

“你在这坐着别乱跑,我去洗澡。”

        

他走到衣柜前拿了衣服,再往休息室的浴室走。

        

陆宁看向他的背影,不大放心地问了一句:“你这个样子能行吗?”

        

“那不然呢?”他没回头再看她,笑着应了一句,随即进了浴室关门。

        

陆宁愣站在原地,耳根发了红。

        

她将沙发上她那件外套也收拾了,坐到沙发上,随即重重地松了一口气。

        

身后浴室门很快打开,宋知舟洗完澡从里面换好衣服出来。

        

他看向她靠在沙发上,一副累极了的模样,轻笑出声:“你怎么比我还紧张?”

        

她回头去看他:“刚刚是不是你主刀的?”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