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李十一赵曼 第四十九章 666(为下一届上帝加更)

作者:免费阅读 分类:都市 更新时间:2021-06-13 00:39:49
        

微出来了!

        

现在,太乙仙安全了,但我危险了。

        

“攻!”我大喝一声,八十具棺椁疯狂运转,九宫之气浩荡不息,轰杀无形!

        

同时,我唤回七星剑,斩魂术劈向了战场核心!

        

残微逃出了豫州鼎,但逃不出大九宫的,它必定还在棺椁的包围圈中。

        

蓝光剑气撕裂虚空,七星剑的威力何等恐怖?而且它身上加持了我的太乙神术,它就是维度绞杀场。

        

绞杀微!

        

我以大九宫困微,以七星剑杀微,不断挥剑,一刻不停!

        

杀了半天,核心中,什么反应都没有。

        

残微已经死了吗?

        

大概率是没有,只是我无法感应到它。 首发网址https://m.1dwwx.com

        

它无声无形,就是空气,空气又怎么能杀死呢?

        

我必须再想办法,否则它一日不死,迟早会破开九宫出去。

        

咬咬牙,我做出了一个大胆的决定,再靠近它!

        

这简直是疯狂的,但只有靠近它了,才能感受到搏之不得的气息。

        

那种气息一出现,我才能锁定它。

        

这是一场豪赌,也就一秒的事,我若慢了,必定化作白骨。

        

可此刻由不得迟疑了。

        

脑子里怎么想的,立刻就要去实施!

        

河图疯狂运转,感应着战场的每一寸,我体表的八十一颗星星更是耀眼无比,将我护得严严实实。

        

化邪经已经施展,我抓紧七星剑,飘向了战场核心。

        

空气是死寂的,没有任何波动。

        

这里有种深海的恐惧感,这种恐惧来得十分猛烈,我才一靠近,元婴就开始卷缩哀嚎了。

        

道心又不稳了!

        

残微就在这里,只要它在,人族原始的恐惧就无法控制。

        

我浑身颤栗,冷汗直流。

        

我猛咬舌尖,大吼道:“来,我看看你这个天路罪孽有多可怕!”

        

身后,立刻有了搏之不得的感觉。

        

我一剑刺去,空了。

        

而背脊化作了白骨,血肉全部消失了。

        

剧痛之下,我险些晕厥。

        

天路罪孽实在太诡异了!

        

七星剑旋转,我再咬舌尖,太乙神术配合斩魂术挥出,无尽蓝光充斥在了每一寸空间。

        

可残微依旧不见。

        

它很愤怒,但它很聪明,它也知道“一秒”,若它慢了,被七星剑刺中,那我的斩魂术太乙神术七星剑的威压都会在它体内爆发。

        

它已经不能承受了,大九宫和豫州鼎对它造成的伤害可不轻。

        

所以,它将我脊背化作白骨立刻躲避,不然会被我刺中。

        

右边,空气又波动了。

        

我猛地一剑砍去,再次落空,而右手臂大半血肉都消失了,露出了森森白骨。

        

这种痛是其次,更可怕的是恐惧。

        

我如同在被凌迟一样,千刀万剐。

        

怎么办?

        

我刺不中微,而微可以慢慢将我玩死。

        

这一刻,我的恐惧抵达了顶点,我不敢了。

        

必须退,必须逃!

        

我疯狂挥剑,同时往后退去,召唤豫州鼎。

        

豫州鼎嗡嗡作响,飞了过来,我只要进去就行了。

        

只是这一刻,我发现自己白骨森森的手臂上,竟浮现了全新的血管,血液正在流淌,清晰可见。

        

我愣住了,这是……太清血脉,竟自动复原了。

        

瞬间,一股气血直冲脑海,我仿佛看见了黑暗的远古时代,我的先祖在跟天路罪孽搏杀,变成了一具白骨,但血脉不断,血气滔天。

        

白骨血脉,轰杀罪孽!

        

这是不屈的意志!

        

这是我太清一脉的战斗意志!

        

我岂能逃?

        

我的血脉未断,岂能逃?

        

猛地转身,我再次有了醍醐灌顶的感觉,在远古时代,我的先祖是如何杀微的?

        

脑海里快速闪烁一个画面,这是血脉的传承。

        

几乎下一瞬,我以七星剑砍在自己的右手臂上,令得血脉崩断,鲜血四溅。

        

我再一挥,金色血水点点,洒向了整个空间!

        

蓦然,前方三尺处,血水仿佛粘在了什么东西身上,那一滴滴血水发出金光,金光形成了一个形状,无法描述的形状。

        

那是微!

        

“杀!”如同上古先祖一样,我咆哮出声,提剑杀向微。

        

这一刻,太清血脉滚烫,我全身宛如着火了一样,裸露在外的白骨内都生出了血管,血液奔流不息,我的斩魂术太乙神术七星剑的九宫之威,于此刻攀升到了顶点。

        

道宫中,元婴小人起身,怒声咆哮,这一刻它竟再次蜕变。

        

当我一剑劈下的刹那,境界已然突破,神婴圣尊!

        

面前的“形状”一分为二,点点血水粘在其上耀眼万分。

        

再杀!

        

一剑剑挥下,无声无形的残微被绞得粉碎,七星剑颤音不断,轰鸣不止!

        

整个战场核心,不知道出现了多少块微。

        

残微又一次被搅碎了。

        

我凝视我的点点血水,血水都在远离我,它们粘在残微上,它们远离我,说明残微怕了。

        

残微在远离我。

        

我长笑一声,这就是最原始的恐惧吗?

        

它怕了!

        

“它日登天路,我灭你全族!”一声爆喝,我再挥一剑,身体飘向了大九宫一域。

        

再当北极星。

        

整个大九宫快速运转,九宫之气也是无形的,给我轰杀!

        

一块块残微完全挡不住大九宫的轰杀了,我看见我的血水又乱飘了,不再粘着残微。

        

这说明残微被消灭了,它们融化了!

        

最终,我的所有血水都飘走了,残微一块不剩。

        

我的后背手臂下巴竟重新长出了血肉,流光溢彩,宛如美玉。

        

七星剑在我身边旋转,发出了激昂的鸣声,剑柄甚至贴我的脸,宛如一只小猫。

        

我哈哈一笑,轻呼一口浊气。

        

微已经被消灭了,而我在生死关头,战胜了恐惧,境界突破了神婴。

        

太清血脉估计都再次觉醒了,但我无暇去看了。

        

四周,一具具棺椁飘走,失去了目标,它们要回归各自的小九宫了。

        

百里大九宫,开始平静下来。

        

我跃入豫州鼎,扶起了太乙仙。

        

他十分虚弱干瘪,我以太清阴阳气滋养,他才悠悠醒转。

        

“前辈!”我大喜过望,内心的喜悦难以言说。

        

太乙仙虚弱得说不出话来,但他并不迷茫,他显然知道发生了什么。

        

我操控豫州鼎飞下去,太乙仙艰难抬手,干枯的手指落在我掌心。

        

“前辈,你有何吩咐?”我忙道。

        

太乙仙轻轻摇头,嘴角扯起一个笑,手指在我手心画了个数字:6.

        

太乙仙常年在九州走动,他写的“6”没别的意思,就是牛逼的意思。

        

我笑出声,这波确实666!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