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娇女种田,掌家娘子俏夫郎 第2992章 做出来

作者:郁雨竹 分类:历史 更新时间:2021-09-22 04:33:24
        

科科道:“可以。”虽然和它系统内的设计图不太一样,但原理上是一样的,它计算过,可行,如果对方能做出来管道和木桶的话。

        

见宿主很高兴,科科便道:“其实蒸馏器有很多用处,它可以提纯不少东西,蒸馏水其实就是对水的提纯。”

        

周满随口在心里问了一句,“比如呢?”

        

“比如酒,”科科道:“蒸馏历史上最有名的应该就是对酒的提纯了。”

        

哪怕到现在,酒在社会中依旧有着不一般的地位。

        

周满却不喜欢喝酒,所以听过就算,对此并不在意。

        

白善却已经举一反三的问道:“水能提纯,那能不能提醋?让醋更酸。”

        

他喜欢吃酸甜的东西。

        

周满:“醋……不够酸的话再放久一些?不过酒应该可以提纯。”

        

白善:“……我不爱喝酒。”

        

他顿了一下,到底已经长大,思维扩展了不少,他若有所思起来:“我们虽不爱喝酒,但这世上的喜爱饮酒的人却很多。” 首发网址https://m.1dwwx.com

        

比如皇帝,比如太子。

        

白善摸了摸下巴,“去年征东时我听将军们说话,为一壶酒打架和插科打诨的不少,其中酒力越强的越受欢迎。”

        

周满客观的道:“烈酒可让人体保暖,越冷的地方应该越喜欢。”

        

白善:“这都是钱啊……”

        

他眼睛亮闪闪的,“先记下来,以后缺钱了试一试,我们用不着,留给子孙后人也可。”

        

至于现在,他暂时没这个心力,而且粮食的用处很多,也很大,暂时不好拿来酿酒。

        

周满点头应下。

        

白善收了稿纸,牵起她的手道:“走,我们先去用午食。”

        

“去哪儿吃呢?”

        

“去殷或家里吧,”白善道:“他家里的东西比较好吃。”

        

最近明达公主很挑食,口味有点儿独特,所以不管是白善还是周满都不喜欢去她家里吃饭,当然,他们也不去隔壁殷或家里蹭饭了。

        

倒是殷或家里的饭菜,一如既往的好,偶尔他们不想吃贺嫂子做的饭菜了,便去殷或家里吃。

        

护卫已经提前去告诉,所以殷家已经准备好,殷或早坐在饭桌上等着了。

        

等了许久,见他们终于来了,便深深的叹了一口气,“半个时辰前你叫人来告诉我,厨房都做好了饭菜在这儿,我又等了许久,很好奇你们干什么去了。”

        

白善便简单说了一下甑气水的事,他扭头和周满道:“得给它取个名字,叫什么呢?两口锅叠在一起,叫双锅?或是就叫甑气锅?”

        

周满选择第二个,觉得更具体。

        

殷或对它可以提纯酒的事也不感兴趣,倒是对周满正在做的药感兴趣,“什么药这么麻烦,又是用油,又是用甑气水的?”

        

周满道:“是一种叫青霉素的药,可以治疗火毒。”

        

殷或久病成医,他知道火毒有容易治的,也有难治的,其中最难的应该是战场上的伤口。

        

他不免好奇,“这个药怎么没听你以前提过?”

        

周满道:“我已经也没听说过呀。”

        

她理直气壮的道:“是因为医署里有个肺痨的病人,我查询医书时得知,有一种药可从土里菌种中提取,但太难了,我试过几次,做不到,后来倒是听说还有一种跟它一样也是从霉菌中提出来的药,只是它治的不是肺痨,而是火毒一类的疾病。”

        

“但这种药很危险,有的人不适用,适用的人也不能多用,所以我才没想着研制,”周满道:“文天冬在青州城有几个病人,他们都是个工匠,干活儿时不小心用收去接铁器,手都被扎破了,有两个很快就愈合了,但有两个却很难愈合,或许是因为前段时间天热,还惊风了。”

        

周满叹息一声道:“我前两日还去青州城看过,其中一个已经用药开始好转,但另一个却依旧不见好转多少,只能不好不坏的拖着,这个药可以治他,如果他能用这个药的话。”

        

白善问:“如果用不了呢?”

        

“那就只能尽人事听天命了。”

        

殷或一愣一愣的,“只是一道小伤口而已。”

        

“是啊,但惊风就不一样了,风毒入体,短则一二日,长则二月左右,治不好就是死了。”

        

它不像别的病,治不好也能拖着,说不定还能活上几年甚至是几十年,比如肺痨。

        

也是因为这个,文天冬对这个药很上心,他非常细致的将罐子里的油脂全都撇出来,只留下底下的水。

        

他看了看,觉得撇得够干净了,这才转着有点儿僵硬的脖子起身。

        

小寇上来道:“文大人,白大人来接周大人出去用饭了,您的午食也已经备好,您看是在哪儿用?”

        

文天冬要盯着药液,因此道:“端来,我在门口吃吧。”

        

吃完饭他就等着先生回来。

        

白善和殷或因为实在好奇她这个药,因为听疗效,似乎对铁器所伤引起的惊风很有奇效。

        

这样的药若是用在战场上……

        

尤其是白善上过战场,而殷或也见识过,父亲又是将领,对此更是在意。

        

周满却很严谨,“理论上是这么说的,但因为这药我也很陌生,所以不能立即大范围的用于人体,得和种痘一样,先小范围的试用,确认足够安全后才能放到药铺里,送到战场上。”

        

白善和殷或敷衍的点头,“先看看做出来的药是什么样的。”

        

于是他们跟着过来一起围观。

        

到了这一步便是用炭了,周满让西饼将她准备好的东西一一拿上来摆在桌子上,她一一给文天冬介绍,顺便让他将步骤和需要准备的东西都写下来,她一一指给他看,“这是甑气水,一会儿用来洗炭的,这是醋,醋加水变成酸水,这是海草煮成的水,和酸相反,它是碱性的。”

        

文天冬一一记下,然后将炭放进小罐里,让它将里面的汁液都吸收干,然后他小心的倒出来,用纱布垫着一个大海碗,将炭倒在了上面,将纱布发在了漏斗上,漏斗底部也夹着一团纱布,可以再过滤一次,然后文天冬用甑气水细细地清洗炭……

        

然后用酸水,最后用了海草水……

        

他看了周满一眼,得到她的认同后便将这一份液体分成了一份一份的,然后他端着去前面找他昨天晚上从青州带回来的病人。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